第一百五十六章:心痛的买醉

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六章:心痛的买醉

她该不会是因为林馨梦的事情而舞会他了吧。她刚才应该不会看到或者听到不该听到的什么吧。

“馨梦,你刚才有没有和那些前台小姐说了些什么话。”有点吃力的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夏语可觉得骨头都快散架了那个男人怎么可以报道的要了一次又次,瞪着那天花板,夏语可不由的在干生气。

是夜。

夏语可在今天下午5点下飞机,回到了这个曾经她生长在这里的地方,看着那些熟悉的东西,感觉眼泪不由的流下来,才几个小时时间,她就这样的离开了那个她喜欢的国度。

她还记得,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就说过,要来日本发展的,因为她喜欢日本,可是现在呢?那个地方已经不是属于她了。当然她回来的时候告知了以前的好朋友,只是现在她好想疯狂一下,什么也不要想,现在好累。

酒吧。

凡是每个来酒吧里的人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来买醉的,当然语可也无疑是这样的,看着酒吧里那些形形色色的人,语可却觉得好像每一张脸都是他的样子,或许她真的爱惨他了,可是他呢?把她当成了什么。

挥了掉脑袋里的那些思想,仰头就喝下眼前的酒,现在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不那么痛。

郑孜啸本来是无心来这种地方,要不是他最新要谈生意的对象选来这个地方,他是死都不会来的,可是现在他却看到了曾经生命中那么熟悉的女人,那个在吧台上一直喝酒的女孩不是夏语可吗?当初他们分手也是因为她想要去日本,可是他为了接管家族生意,两个人就这样分手了,但是现在她怎么会出现这里。

“语可,真的是你吗?”郑孜啸还是有点怀疑的,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

“呵呵,你是谁哦。”语可有点搞不清楚到底是谁在拍着她的肩膀,可是这个男人却好熟悉啊,以前肯定是见过的。

“我是郑孜啸啊,你真的是语可吗?”

“哦,孜啸啊,你是郑孜啸啊。”语可有点语无伦次的说道。

当然在日本,石锌羽发动了家族的力量来调查夏语可去了哪里,可是当知道她回到中国,他却心急的马上打电话去订机票,这辈子他不会再爱上任何人,所以他一定要把她给追回来,可是根据私家侦探的调查,就在这个酒吧没错啊,那个小妮子居然胆子那么大,一个人跑来酒吧。

“语可,我先送你回家吧,你这样子也不行的,女孩子喝醉了会很危险的。”郑孜啸抚着此刻身子还摇摇欲坠的夏语可,明明是来谈生意的,却让他碰上以前的女朋友,或许这个也是命中注定吧。

当坐在车上的石锌羽看清那个人真的是夏语可的时候,心中的怒火不由大了几番,本来他是对她有愧疚的,可是现在看来,她还真的很潇洒,和一个陌生男人搂的这么近。

“夏语可,你还真的很潇洒啊。”

“额,你是谁哦。”因为喝醉了的原因,也并没有看清楚来人是石锌羽,语可还一脸笑嘻嘻的样子。

“你是谁。”郑孜啸看着眼前这个和他身高相差不多的男人,眉头也不由的皱了一下。

“她是我的女人,你说我是谁。”石锌羽不由的挑眉,看着这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人。

“是吗?既然她是你的女人,那么我倒想知道你怎么会让她一个人来这种地方。”郑孜啸好笑的看着这个男人,现在是什么情况,她是他的女人,这句话多么的有震撼力,她曾经也是他的女人。

“这个不关你的事,现在我要带我的女人回家了,请你让开。”说着石锌羽

一个反手就把语可搂到自己的怀里。大步跨上车子,车子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就这样的消失在他的眼前。

看来是他自己管太多了,和语可之间也是属于过去了,虽然当初他也不想和她分手,可是现在看来她过的还是很好,至少刚才那个男人应该会给她幸福吧。

转身走回酒吧,看来晚上的这场合约,他是谈不成了,可是现在已经不在乎了。酒吧里还是那些身处暧昧的人,他其实现在已经很不喜欢这样的地方,可是再让他这么多年以后碰上语可之后,心中的筑墙一下子又倒了,原来他还是没有忘记她,可是或许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他看的出来那个男人很爱语可,只要她幸福就够了。其他的的也不想要再得到什么了。

时间已经过去5年了,那些该忘记,或许双方都已经忘记了吧,虽然当初是不舍的,可是就算是这样,事情还是同样发生了,或许注定这辈子和语可没有缘分吧,他们虽然相聚过,但是却失去了一起厮守的权利。

喝了一杯酒,却觉得好难受,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把语可带去会不会怎么样。

“喂,郑总,你怎么一个人来这里喝酒了,我们的合约你还谈不谈啊。”一个长相十分抱歉的中年男子拍着郑孜啸的肩膀说道。

“走,不要理我,去你合约。”郑孜啸有些恼火,该死的如果不是什么合约,他就不会来这里,不来这里他就不会这样的心绪不宁。

“不合作就算了,真是受不了。”中年男子摸了摸鼻子识趣的转身就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