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兔死狗烹

加入书签

“什么怕不怕的,臣只是害怕会兔死狗烹罢了。”陈全倒是一个明白人儿。苏菱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说:“本宫替太子殿下谢过陈尚书的大义。”

“娘娘实在是抬举老臣了。”陈全连忙行了一礼。

“本宫便先走了这时间不等人的,免得误了时辰。”苏菱笑着回了一礼,便带着闻寒离开了尚书府。

望着苏菱的背影,陈全突然宛若癫狂的笑了起来:“我们澧朝未来的皇后尚且是这般的明事理,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栽了?澧朝一定会万世昌盛。哈哈哈哈哈哈……”

站在一旁的陈培宇动了动嘴唇,最终却没有说出否定陈全的话。一介娇弱女流,尚且敢撑起澧朝兴亡的大梁子,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嘲讽?

会想起自己刚才对自家父亲说的话,他的脸甚至有些发红:“这件事情若是不支持父亲,以后怕是会被世人嘲笑的。”

他暗自下了决心,若是他有一天在朝堂上闯出了天地,一定也要和父亲一般做一个正直的谏臣。当家夫人尚且如此,那太子殿下的气节一定也很是高尚。

苏菱当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带来了多大的影响,只是觉得自己尽力就好,这样才不会辜负殿下难给的信任。

“之后的可能会一家比一家更难,虽然大臣们也不乏热血之辈,但终究只是一小部分而已。”何冲怕她因为这次的成功而觉得这件事情很好游说,万一之后受了挫折应该会很难过。

苏菱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之后早就在马车里面闭目养神。

不知道是不是苏菱有气运加身,或者说是其他人觉得自己若是犹豫,就连一个女子都不如。大家并没有犹豫多久,就答应了下来。

最后忙活了一整天,苏菱让何冲带信儿过去,给那些大臣们约在了一起,就连苏菱也跟着参与了会议,帮住他们出谋划策。

月光洋洋洒洒地投在了地上,苏菱这才捶打着自己发酸的胳膊,一点一点的挪向了自己的床榻。

“娘娘,您得吃了晚饭,洗漱好了再睡!”白芍虽然心疼她,却不想她就这么难受着睡着了,不然明天肯定会被饿醒的。

苏菱自然不知道自己丫鬟的那些心思,只是觉得累到不想说话。她只是挥了挥手:“行了,我就打算这样睡过去了。等到我休息够了,自然是会去洗漱的。”

“不可以哦,娘娘这样做可不是往日的作风,这会儿子娘娘的洁癖也没有了?”白芍上前挠她的痒痒。

苏菱连连讨饶:“我的好白芍啊,你就让我多睡一小会儿行不行?我又不是一睡不醒了,就眯一小会儿。”

“不行,若是娘娘收拾妥当了是可以一觉就睡到白天的,您还是快些起来吧。”白芍不依不饶的继续闹着。

苏菱简直被她闹得没脾气,只好顺着她来。

德王府。

云深此刻正翻阅着桌子上的奏折,那上面一个个的都写着:殿下还是快些将太子殿下召回,毕竟国不可一日无君啊!

“真是好一个‘国不可一日无君’,我这些日子里没日没夜间的辛苦,你们又有谁知道啊?就没有一个人想要我当皇帝的?如今云霆的名声已经还成了那样,怎么还是有那么多人站在他的身边?”

“殿下莫要生气了,您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睡上一觉了。既然他们这么鸡蛋里头挑骨头,殿下又何苦跟自己过不去呢?”郑清澄温柔地安慰道。

云深叹了一口气:“你不懂我什么想法,你不懂我着哪里是跟自己过不去,我是和云霆过不去。明明我应该是大哥,那太子之位本来就是我的,若不是因为他!!!”

他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怒火了:“现在他的风评这么差,却依旧有人盼着他回来把持朝政,我就想知道我到底在了哪里?至于让他们一点儿也没有考虑不过我,让我来当这个……罢了,我早就该习惯的。”

“不,不是的。可能他们只是嫉妒殿下的好皮囊。比之云霆久经沙场的男儿血性,殿下怎么看都像是养在笼子里面的金丝雀,气场不一样的。”郑清澄老实地说,“可是我就是喜欢殿下这种谪仙般的人儿!”

“王妃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云深笑着将额前的碎发勾起来,然后帮她别在了耳朵后面,“最近和思思相处的怎么样?她有没有淘气什么的?”

“今天我没有去看她,不过昨天的时候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还是很好的。”郑清澄小声地说。

很显然她是心虚的,自己的女儿此刻早就不在德王府了,可是戏台子都搭建了,总不能还没有唱起戏来,就再次拆了那台子吧?

“苏菱就算救得了一个,也救不了一群人。一个女人竟然妄想在朝中立足,简直是笑话!”云深突然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郑清澄的眉毛挑了挑,看上去像是生气了:“殿下说这话好没道理?女子又如何?自古以来还是有女子在朝中任职的典例的。再说我还是挺佩服苏菱的魄力,怎么就敢就不那么带着一个丫鬟,然后就敢那么一家一家的游说。”

她看了一眼云深的脸色,然后接着说:“我只是说一些个人的看法罢了,殿下若是不喜欢要我闭嘴就是。”

云深似乎感受到了郑清澄的冷嘲热讽,忍不住将人揽进了怀里:“好好好,是我,是我说错了话好不好?苏菱简直就是巾帼女英雄,我们家清澄这么好自然也是厉害的很。”

他的眸光有些暗沉,意识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本来他并不打算对付苏菱的,但是事情已经成为了今天的样子,简直就是不出手不行了。

“殿下的脸色好像不大好,可是有什么心事?”郑清澄抬头时,将云深的表情尽收眼底,“但我瞧着像是又要给苏菱使绊子的表情。”

云深闻言微微怔愣了一会儿,旋即将郑清澄抱的更紧了:“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只不过是谋划局势罢了……”

“但愿如殿下所说的那般,不然我可是没有颜面去看她了。”郑清澄回给云深一个甜甜的笑容。

“你会有颜面去看她的。”云深笑着说。

阶下囚要什么脸面不脸面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