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四章 背着木剑的瞎子

加入书签

一位身着白色道袍,披头散发的老者被几位帝君押至大殿中央。

老者身上浑身浴血,看起来饱受摧残。

篝火升腾,怪异的古腾旗帜随风飘扬。

祭天仪式正式开始!

“改城!”

天子摆了摆手,上来一位手持大刀的壮汉,壮汉点了点头,举刀对准老者。

“这……这不是老君吗?那举刀的不是无始座下排名第五的妖冶帝君吗?他们是同门竟然要自相残杀?”灵皇皱眉。

东皇笑了笑,眯着眼睛看向天子:“此子够歹毒,我喜欢。”

“老君,你还有什么想说的,留下遗言吧,莫说我不近人情。”天子冷笑道。

“我徒儿……秦忘川,必杀至界上界,血洗天庭,为我报仇!为我恩师无始城主报仇!!”老君低沉着声道:“卑鄙小人,人人得而诛之!你多行不义,注定难成大业!”

“放肆!让你留遗言是天子大人给你的恩赐,竟不知好歹,出言恐吓,什么狗屁秦忘川,他要是敢来这里,我一刀斩了他!”妖冶帝君怒道。

“你这个叛徒,师尊对我等恩重如山,你们竟然全部背叛他,死在你手,我心不甘,我徒儿秦忘川定然会让你神魂具灭!”老君怒斥道。

“秦忘川确实是个麻烦,但那只是过去,自从我来到界上界,接触了真正的力量,才明白秦忘川到底有多么的渺小,只要他敢来,我可以等。”天子大笑着摆手:“时辰到了,别耽误我拜堂,斩了。”

妖冶点了点头,而后手中大刀狠狠落下。

噗!

人头落地,众人皆是不忍的闭上眼睛。

……

砰砰砰!

秦忘川的心脏突然急骤的疼,他正在赶往天庭的路上,只是前方突然出现一个瞎子拦住了他的去路。

瞎子背后背着一把木剑,看起来年迈无力,但浑身骨骼瘦弱犀利,就像是一把把开了刃的利剑给人一种锋芒毕露之感。

“你是何人,我们有要事要办,速速让开。”首领皱眉。

“小老儿四海为家,无门无派,也没有姓名,来此只是受人指引,等候有缘人。”瞎子笑道。

“赶路。”秦忘川没心思和他玩,再不走,老君命都没了。

“慢!”瞎子一个闪身再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的速度快到令秦忘川都看之不清,这一次,瞎子直接站在了秦忘川的面前,两人距离不过数尺远。

高手!

秦忘川保持警惕,这是个至少比首领更加强大的高手。

“你来这无非就是参加城池大战,以你的修为应该没问题,不要拦我。”秦忘川已经尽量保持客气,心里急得团团转。

“城池大战?”瞎子笑道:“那都是过去式咯,没有兴趣了,小老儿身子骨不好,现在只求能活下去就好。”

“你骨瘦如柴但身姿矫健,没有内伤,有的只是外在伤害,我见过很多身体出了问题的人,但像你这样因为外伤被折磨至少数个纪元的,还是头一回。”秦忘川皱眉道:“你的眼睛是被利剑刺瞎的,手脚经脉具断,也是被利剑挑断的,如今你还能保持修为,能正常行走,全靠的一身剑骨。”

“哈哈,没想到那个小子还真没骗我,十个纪元了,没人能看出来我伤在哪里,没想到你一眼就能识破。”瞎子笑道:“你,还有指引我来此的小子,都是我见过最出色的后辈。”

后辈?

秦忘川乐了:“不知老人家可否告知我这个小辈,是谁指引你来的?”

“哎呀!”瞎子拍了拍大腿,似乎想起来就气的牙根痒痒:“那小子没说名字,我又看不到他的模样,就知道他身边跟着一个坏女人,那个女人可坏了,三言两语就把我算计了,还骗走了我的一个承诺。”

“那女人有何特征?”秦忘川问道。

瞎子想了想,最后坚定的道:“模样我是不知,但说话的声音魅人心魂,尤其是那笑声,小老儿断欲十个纪元都差点被她勾走魂魄。”

“魔主,赶紧上路吧,这个瞎子疯疯癫癫的,也不知哪句话真哪句话假。”首领提醒道。

秦忘川摆了摆手,而后认真分看着瞎子:“那女人要了你什么承诺?”

“她让我一路向东走,在此时此刻会遇到一位精通丹药术的丹药大师,可以解决我多年的创伤,时间地点都是她身边的男子指引我的,至于那女人要的承诺是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帮你杀向天庭。”瞎子说着摸了摸脑袋:“什么狗屁天庭,小老儿莫不是久未出世,这世间又多出一些我不知道的势力?”

“哦,对了,她还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她说和身边的男子很快就会来和你回合,那男子特别傲气,把我都听傻了,扬言要和你联手打穿界上界。”

瞎子说着摇头叹息:“这小子料事如神,怎么就是个傻子呢,太可惜了,界上界除了我,哪有人能打穿啊,若是到了禁圈,便是我也得好好修炼一番才有机会。”

“一派胡言,禁圈岂是你乱来的地方?”首领怒了,扯界上界的世俗之地就算了,还敢指染禁圈。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