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五章 秦忘川赶到

加入书签

“现在知道求我了?晚了!贱人,你没资格和我提条件,今天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人,不管是谁都救不了你!”天子大笑。

“是吗?如果是我呢?”

突然,一道哄厚的声音传入在场的每个人的耳中。

听到声音的刹那,天子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浑身的战意在一瞬之间达到了巅峰!

“秦……秦忘川?”原始和灵宝的眸子五味杂陈,两人皆是看向大殿的一角,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一位蓝衫男子正笑眯眯的看着一切。

“爹!就是他,就是他废了我!!”叶青瞪着秦忘川怒喝。

“还真是圣人境的小子,也不知他有何能耐,竟然杀了血皇。”东皇冷眯着眼睛。

“川哥哥!!”小结巴突然喊出了声,三个字叫的毫不停顿,听的在场的了解她的人都惊呆了。

“什么情况?莫非若兰的口吃症好了?”原始狐疑着脸。

灵宝也是不解的摇了摇头。

“川哥哥!”小结巴不要命的冲到秦忘川面前,而后如飞蛾扑火般涌入他的怀里。

秦忘川一把将她抱个结实,看到她一脸委屈的样子,没好气的道:“让你隐瞒身份,差点就被那畜牲祸祸了,你早就猜到我是老君的弟子是不是?”

小结巴点了点头:“无始城的人……都要杀你,我……不敢说自己的名字。”

秦忘川又气又觉得好笑:“冤有头债有主,与你无关,就算你是无始城主之女,我也不会为难你。”

“嗯,知……道,川哥哥和天子不同,你是好人,天子恶心。”小结巴点头。

“你……”天子勃然大怒,又是拿他和秦忘川比较,为什么每次所有人都觉得他不如秦忘川?

“秦忘川,就算你来了又能如何?老君已经被我斩杀,你终究是来晚了一步。”天子努力压制内心怒火,冷笑道。

秦忘川摇了摇头,不可能!因为东方夏算出老君无事,就绝对不可能出事。

“秦小子,算我们错了,为了弥补这事,我们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灵宝走了过来:“大师兄被我们提前藏了起来,今天死的不过是天子身边的一个亲信罢了。我们用大师兄的丹药逼迫他吃了下去,让他满嘴胡言乱语,尽是说些有关你的好话,让天子信以为真。”

“不错,如今大师兄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天子机关算尽都想不到,我们早就不恨大师兄了,虽然我们曾怪师尊偏心,但在危机时刻,我们才明白,三清是一条根的,绝对不容外人破坏感情。”原始也走了过来。

“你……你们!好!好的很!我的人已经竭力去搜查李展鹏的踪迹,只要他们找到,杀了李展鹏一样可以让你们痛苦!”天子怒斥连连:“既然你们的大师兄跑了,那就杀了你们的师尊!”

灵宝和原始皆是面色难看起来,虽然师尊跑了,但救他的是好是坏都无法判断,内心深处,他们没办法不担心师尊的安全。

“人在我手上,你拿什么找?就算是找到了,遇到我,死的也只有是你的人。”秦忘川摇了摇头,大手一挥,变成那天前往天牢的样子。

“你!那天晚上的高手是你?”灵宝惊愕着眼睛,在他身边,原始也是惊讶的张大嘴巴。

秦忘川再次挥手,模样又变了回来,冷眸看向两人:“你们两个算是回头是岸,恭喜。”

他话只说一半,但是两人都懂是什么意思。

秦忘川是在恭喜他们站对了边,不用死了,是在告诉他们,对付天子,他有一定的把握。

“哪里都有你,为什么不管我想做什么,都有你在中间捣乱?”天子快要崩溃了。

秦忘川淡然道:“你在害怕。”

“什么?”天子怀疑自己听错了。

“每次对阵我,你总是想要找点东西威胁我,否则恐怕直面我的勇气都没,你在怕我,因为你从没赢过我。”秦忘川摇头道:“说实话,要不是为了小结巴,要不是为了师尊,你总是输个不停,我真的不想理会你,你视我为一生之敌,可在我眼里……对不起,你从不被我放在眼里。”

噗!

天子气的口喷鲜血。

“秦忘川,你羞辱我!”天子戾喝。

“还不是你造作,不是撩我打你,我根本就不想看到你,我,九天魔主,你,什么玩意儿?”秦忘川翻着白眼。

噗!

天子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而后怒斥道:“你给我等着!如今我已贵为天庭之主,就算你是九天魔主又能如何?”

“靠吸收师门的神力换来的天庭之主?”秦忘川不屑摇头:“你爹也是天庭之主,后来他死了。”

“秦忘川!!!”天子眼中爆满血丝。

“想动手?”秦忘川一出场气势都全方位的压倒天子,在场的人皆是有种错觉,仿佛天庭不再是天子的主场,而是秦忘川的家一样,他想来就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既然你都恳求我了,就给你一次动手的机会,不过我这人向来不喜欢玩小的,要玩,咱们就玩大点。”秦忘川挥了挥手:“都出来吧。”

而后首领带着族人诡异的出现在大殿之上,足足一百位大帝,尤其是首领,更是达到了大帝五变的修为,在场的除了两位十强大帝之外,根本就无人是他的对手。

“别浪费时间,那些背叛无始城的人,不顾及与我师尊情谊的人,全部血洗,一个不留。”秦忘川摆了摆手,而后无比霸道的指着天子:“放心,只管动手,这诺大的天庭我保证没人敢插手你们的事,就算是所谓的天庭之主,只要他敢动,我包他死!”

秦忘川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天子,仿佛已经将他吃定,而在这同一刹那,整个大殿传来不尽的哀嚎,鲜血热撒,与婚礼的喜色同哀。

“呵呵,早就听闻他的名头,今日一见,比传闻中更加嚣张,不过他确实有嚣张的资本,倒是不像天子,华而不实,只能靠卑鄙的手段阴人。”灵皇笑道:“东皇,这可是一百个大帝,整整一百个,就算秦忘川不出手,一百个大帝也能把你活活耗死,你终究是站错了边!”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