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酒量不行

加入书签

这一忙活起来,倒也没人再去想外头那些糟心事儿了。

曹烁这小子跟孟寒洲忙完之后,又被叫去喊人帮忙,嘴里噼里啪啦一阵抱怨,却很快就把人给带来了。

这火锅也如苏遥所说,到晚饭的点儿就给人安排上了,顿时味香居又忙活起来,根本就不给人歇脚的机会。

这里里外外都是人声,听着都洛不住脚,连带着那些长舌嘴碎的小二也没工夫去说酒楼要完的事儿。

“害,咱们这开酒楼的,还是味道说明一切。那些个龟儿子嘴碎的,最后还不是被咱们生意给打脸了?赵家又怎么了,有点钱还能阻止别人吃饭不成?!”

这人多菜消耗得也快,味香居今儿打烊也比平时收工得早些。楼里照例几个人留下来吃饭,就是平日里一早回家的田宏也喝了两口,扬声说了这番话。

“田师傅可莫得意,今儿才第一天呢。万一后面人家真的阻止了别人,看在赵家人的面子上不来咱们酒楼了,到时候可别丧气。”苏遥也挺高兴,小酌了两口,脸上红彤彤的。

她事先想过会有几位来尝试一下,却没料到这桌椅刚摆好,生意就如此火爆。基本上一桌刚上,后头就排满了。若是出一个预约,怕是明儿的位置都被占了。

这脑袋里面还晕晕的,她盯着手里的酒,在思考这个方案的可行性。

“赵家不足为惧。”

苏遥话落,耳边就传来孟寒洲沉稳醇厚的嗓音,让她脑袋里面的醉意好像又浓了几分。

她抬眸,眨眼看着面前的人,脸上的笑有点痴。

也不顾桌上还有几位,苏遥不害臊开口:“啊…哪家的俊俏郎君?可莫是被那嚣张的赵家小姐看上了?莫怕,姐姐护着你!赵家,不足为惧。”

众人扶额,神情复杂地看向孟寒洲。

孟寒洲却是淡定,脸色未变,抬手夺过苏遥手里的小瓷杯,轻轻移到一边:“嗯,等你护着我。”

嘴上虽是这么说,孟寒洲心里已经有了计量。

金县令同他说的事儿这么快就传到赵家人耳中,甚至还被直接传出来,怎么着也要去找金胖子一次。

赵家人看不起他此时,还能不给金县令面子么?

至于他夫人不让赵家人进这酒楼,那便永远别踏入了!

孟寒洲眼底闪过一丝阴寒过后,怀里忽然跌撞入一个脑袋。

他低眸,只见已经醉得昏沉的苏遥栽倒在他怀里,睡得安稳。

桌上其余几人纷纷笑呵呵地看过来,就是徐氏都打趣了一句:“妹子这酒量不行呀,这还没两杯就醉成这样,以后可得看着点。”

孟寒洲盯着苏遥,也不知道是因为醉了才睡得这般安稳,还是因为知道身侧是他。

安静的睡颜倒是让人瞧不出是醉了,恬静中还透着几分可爱,收敛起白日里的泼辣和张牙舞爪,就是一个娇小的小妇人。

确实应该看着她,孟寒洲心想。

若哪天在苏遥身侧的不是自己,这模样岂不是落到旁人眼中?

想至此,孟寒洲黑眸瞬间低沉下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