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女主你清醒一点(3)

加入书签

那司机一见出事了,立马跑路:“小姑娘,你线上支付就可以了!”

车一开走,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就彻底暴露在了她的视线里。

在看到其中一人的脸时,她在完了前面加了两个字:彻底完了。

原以为最多肉痛一下割一点钱就能解决的事,现在看来没那么容易解决了。

察觉到那男人看过来的视线,邵初然立马过去把人扶起来,边道歉边帮他拍打身上的灰尘,丝毫没注意到被拍打的人一直在躲着她的手:“夏老师,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刚刚那师父停好了突然又开了一段,我被带的直接把门给推开了,没想到就撞到夏老师了。夏老师您没事吧?实在是对不住您了,我回去就投诉那师父!”

把锅都往那司机师父身上推,在心里给那司机师傅道歉:实在对不住了,我也是实在没办法!

这夏老师可不是别人,是她的论文导师,她那篇没写完的论文就是要交给他的,夏新知本就出了名的严,现在她来这么一出,论文不就更要完了!?

夏新知躲了好几下实在是没躲开这姑娘往他身上招呼的巴掌,有些无奈地拉住了她的手腕:“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另外,我没事,他估计有事。”夏新知指了指倒在地上还没起来的同学。

“对对对,同学是在是对不住了,来来来我拉你起来,让夏老师麻烦送你去一下医院!”邵初然嘴上说着抱歉用起夏新知那叫一个顺手,话一说出来别说夏新知了,邵初然自己都惊了,恨不得拿针把自己的嘴缝起来。真真是疯了刚把人得罪了讨好还来不及居然使唤起别人来了。

这么一想邵初然立马扬起一个笑,“实在不好意思啊夏老师,嘴瓢了,我来,我自己送这位同学过去!”

说着就真用自己那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小身板去背倒在地上那个人高马大的男同学。夏新知看着那小身板,总觉得随时要被压垮了的样子。扫了眼手上的机械手表,早就赶不上开会了,既然迟到了也不在乎去不去了。

在邵初然路过他时扯着那男同学的后衣领往他这边一拉,看着弓着腰一脸错愕看着他的邵初然,有些不耐道:“你是猪吗?不打车准备走到医院去?”

不是的其实我是想带他去坐公交车的,毕竟这里离医院那么远打车实在有点贵的呢。这句话在嘴边转了几圈,愣是没敢说出来,在对上夏新知的眼神时,默默地吞了回去,打开手机APP打车,没一会功夫车就过来了。

在去的路上其他人是关心什么时候到医院,邵初然则是全程看着司机师傅放在车载支架上的手机上打车费一路飙升,她觉得自己的血压也跟着飙起来了。

付钱的时候笑的咬牙切齿的。

“我带他过去,你去挂号吧。”夏新知再次打量了下邵初然,这姑娘的身板委实没办法拖着这么个大块头去医生那,还是自己带他过去好了。

邵初然可完全没有理解他的好心,面上笑眯眯地应了下来,背地里就差给他扎小人了,“看着相貌堂堂一老师,没想到居然这么抠,我不也没说不给钱,居然这么怕我跑路,让我来挂号!太过分了,真是太过分了,还什么情人,我情人要这个德行我真把他头给拧下来!”

一边走去挂号处一边吐槽道,谁知从左边突然冲出来一个人,直直撞到了邵初然身上,两人同时倒地,邵初然的痛呼声被抵在自己脖颈处的刀给吓的咽了下去。

“你们都别过来!”撞倒她的男人手上拿着一把手术刀,紧紧地贴着邵初然的脖颈处,由于他情绪激动,手上的动作难免有些起伏,邵初然脖颈出的表皮已经被割破,有血渗出来了。

“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一路追他而来的警察见他手上有人质,立马停住了脚步,试图让他放松一些,“你想做什么?你要出院是吗?好,可以,你放了她,我现在就和医生说让你出院。”

“兄弟……”

“你闭嘴!”邵初然才刚开给头就被男人给打断了,龇牙咧嘴的瞪着警察,是不是回头看看背后,挟持着邵初然往后退,退到墙壁的位置,后背紧紧贴着墙壁,这才确定没人会从自己后背偷袭,才肯和那些警察说话,“要是我再杀人了,那也是你们逼我的!”

邵初然清晰的感觉到这人的手术刀越卡越紧,她很害怕,怕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重生的机会就死在了这里,也怕再次死亡。她想到自己从六十楼一纵而下时,她有后悔过的,因为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太过恐惧也太疼了。

怕他情绪激动真给自己直接抹脖子了,邵初然呼吸都放轻了,希望警察蜀黍给力点啊……

“我们不逼你,真的,你先把刀放下,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和我们说,我们尽量给你做到……”

“我不要尽量!”男人大吼一声打断了警察的话。

“好,不尽量,一定,一定给你做到!”深怕又刺激到这男人,警察立马顺着他的话说,“你要什么,你说。”

“给我准备车,食物,钱,电话,等我到了安全的地方我自然会放这臭娘们走!”

感觉到这男人突然凑到自己脸旁边闻了闻,邵初然觉得很恶心,可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强忍着恶心,一句话也不敢说。

“好,给你准备!”

“头儿……”

“快去!”那警察打断了手下的话,示意他快去准备。这个男人本就是个杀人犯,装作精神病混在精神病院里,一直想找机会跑出去,谁曾想刚跑出来就被他们撞到了,还就被他又抓到了个姑娘做人质。

这本就是他们的失职,人跑了还可以抓;人没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没想到你这小娘们还这么有作用,要知道这样我早就抓你过来了。”那男人见警察真这般听话了,‘嘿嘿’笑了两声,凑到邵初然耳边说道。

邵初然耳边的汗毛全都竖起来了,她太恶心了,像又被那男人压着,她想吐,却又不敢犯恶心。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