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女主你清醒一点(4)

加入书签

夏新知听见动静看过去。他长得高,饶是在这般混乱的人群中,还是一眼就越过了拥挤的人群看到被歹徒挟持的邵初然。

邵初然面色惨白,许是由于紧张导致身体缺水,嘴唇干燥的多起皮了,死皮上面还有些口红的颜色。邵初然被挟持着,所以看不到挟持她的人的模样,简直是整个人陷入了癫狂中。

若换成一个普通人,在有警察在场的情况下他是万不会管这个事情的,不过她也是因为送他们来医院才碰到这件事情的,且她还是自己的学生,这样看来不管还真不太行。

看着警察在那边和那个杀人犯周旋,夏新知仿若自己就是个路人,悄悄地挪到了医院入口处。真好出去安排车的警察进来了,夏新知一把拉住那警察的手臂,在他开口前先凑到他耳边说:“拖住他,配合我。”

这警察本就不愿意让那人就那么跑了,听了他的话认真打量了下他,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的后,立马小跑到他头那边:“头,安排好了。”

杀人犯也听见了,瞬间笑的更狰狞了,紧紧地盯着他们,说:“你们后退!不然那我就杀了她!”

邵初然感觉到脖子上的刀又往她皮肉里去了点,她只觉得这人要是再这么没有分寸的下去,不等被放她就已经死了。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就是警察也没办法。思及此处不由得有些绝望。

正想着,余光正好对上了夏新知的眼神,破天荒的,她居然明白了他想说什么!

在歹徒的刀紧贴着人质的皮肤时,特别是这种都见血的情况下,要想把人质救出来就免不了让人质配合。夏新知对于邵初然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略感惊讶,不过也只是一瞬的。

那边那个警察正在和自己的头说夏新知说的事情,那头不信任地看了他一眼,不过很快他就只能信他了。

杀人犯挟持着邵初然又喊了句:“警察全都出去!撤退!”

他刚往前一步那杀人犯就把刀从邵初然的脖子上挪开了一小会,极其迅速地往她左手臂上狠狠地划了一刀:“你们再不退那就同归于尽!反正我死了在黄泉路上也有这个小娘们陪着我,我也不亏!”

邵初然痛的倒吸一口凉气,但还是得憋着,因为他的刀又重新抵回了她的脖子。

这人边说还边笑着,听着这人在这淫笑,不管是谁都极度不适。

杀人犯很显然对他们这些警察及其警惕和排斥,那头儿又看了夏新知一眼,咬了咬牙,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信他了!

“好,我们退!”为了表示自己是真的撤退,边说边往后退,连带着人群也在往后退。杀人犯这才挟持着邵初然一步步往前往外挪。

在走到门口时有一个小拐弯,让人不得不弯一下身躯,也就是这个时候,邵初然和夏新知对视后,不带半分犹豫地把手穿进他的手臂之间,猛地往外一推,顺着这个劲儿转了个圈,让反应过来的杀人犯往她脖子割的刀最后也只是滑到了她的后脖颈,削断了一些头发,但没有在命脉上。

由于太过紧张,现在一出来整个人立马就虚脱了,狠狠地跌在了地上。

夏新知瞅准机会没给他再次行刺的机会,跑过去先给他裆下来了一脚,左手扯着他的右手,防止他手上的刀伤人,右手给他脸上来了一拳,最后再一脚把他踢倒。

事情发生过来不过瞬息之间,听到杀人犯那声痛呼声后,警察迅速反应过来,冲了上去将人给扣了下来。

这种见血的事情,若没有东西会威胁到自己生命的,人都会围在这里看热闹,可这种手上有刀谁也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干什么的杀人犯,就算是想看热闹也没敢的,至少一楼是没有的。

“和我们回去做个笔录吧。”带队的头走到夏新知这边来,一脸严肃的说。

夏新知也很是认真的拒绝:“不了。”说着他往邵初然这边来,抱起还没从地上起来的邵初然找医护人员,“我的学生受伤了,没时间。”

现在想想他的学生还挺惨的?先是在校门口被这个学生撞,结果这个小学生又在医院被杀人犯挟持。但凡刚刚她愚钝一些,会错意,她就不一定能够活下来。

是的,活下来。不论绑匪是不是杀人犯,在大多数情况下绑匪的话都不可信,满足他们提的条件不过是只能延长一些人质的性命,若是在这期间警察没把人质救出来,再看那些人质估计就要去墓地了。

“头儿,我们现在回去吗,人已经给拷上了。”警察看着突然突然围观起他们来的人有几分头皮发麻,这人实在是有点多了。刚刚这片区域有多空旷,现在这里就有多拥挤。

人都是这样,有危险的时候跑了块,没危险的时候爱凑热闹,格外爱看这种刑事案件。

那头儿被人群淹没了,这一会功夫连夏新知的背影都见不着了。抬手正了正帽檐,道:“收队。”

夏新知在这边有相熟的医生,也算不上朋友,只是比较熟。平时走习惯了,一时间也没改过来,直接带着邵初然往宋医生这边来。

宋医生刚检查完一位患者的情况,就见夏新知抱着个一身血的姑娘进来,吓得立马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怎么了这是!?快快快放上来!”

医生办公室里有一张单人床,供值班的医生休息。其他医生办公室里这张床上面总是会堆满各种东西,拖宋医生的福,他们办公室的床是最干净的,一尘不染,上面啥也没有。

邵初然在被放下时,小声地嘤咛了一声。

刚刚那么痛,却半声都不敢吭,就怕不知道会不会刺激到那个神经错乱的杀人犯。现下安全了,她也没必要强忍着了。

宋医生用剪刀把她手臂上手上的地方衣服给剪开了个大口子,仔细检查她身上的伤口,特别是脖子上的伤,看的宋医生的眉头紧紧地皱着。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