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女主你清醒一点(6)

加入书签

“初然,这是你老师?”

“是啊。”这两个字邵初然说的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他给生吞活剥了。刚刚那种情况很显然就是自己又要有钱赚了,结果财路就被他断了……断了……断人财路天打雷劈啊知不知道!

“你老师对你还挺好的。”说着又把手机偷拍的照片翻出来给她看,“长得还挺帅的。”

邵初然极其敷衍地应了几声,忽略伤口处传来的痛意,问了个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你和江凌打算怎么办?”

这么一问上官枳就噤声了。过了好半晌,才轻声说:“能怎么办,就先这样呗。不过话说回来,”上官枳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被那个他带走了?”

她爸爸都不知道。那时候她刚和江凌吵完架心情不好,在家一闷就是好几天,她爸爸看的心疼,想着正好有个就会,就喊上她一起。

虽然对这种场合并不感兴趣,可也不想拂了他的意,就跟着去了。

后来她爸爸喝醉了,她和秘书一起搀扶着她爸爸去车上,再然后她就看到江凌朝她走来。想着兴许是想来把事情说开的,吵架她也很不好受,所以就让秘书他们先回家了。

谁知道等再醒来就已经是在医院里了。那些半梦半醒间发生的事情她也全都想了起来。听邵初然说才知道自己被下了迷幻药,会把人看成自己喜欢的人。

借口邵初然一早就想好了,突然被上官枳问她也没有半点惊慌,淡定地说:“你手机的GPS是不是常年打开的?我打你电话打不通,担心你出事,就找人查了下你的GPS,发现是在酒店就觉得很不对劲,毕竟你刚和江凌吵了架。

我又寻思着我一个人万一里面真有什么事情也应付不了,就给江凌打了电话让他一起去了。”

上官枳倒是没想到自己只是偷懒一下,结果却救了自己。

她抿了抿唇,把最近自己和江凌之间发生的事情都捋了一遍,发现他们每次吵架都会有钱薇的存在。钱薇不是在找她就是在找江凌。想到邵初然之前说的话,她直截了当地问:“初然,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没和我时候,关于薇薇的。”

邵初然听到这问话恨不得给她鼓掌,这傻孩子终于发现有点不对劲了,她可太感动了!

不过钱薇有问题这话可不能从她嘴里出说去:“你觉得呢,这件事情主要不是我怎么看,而是你自己怎么看。”

上官枳心里隐约与些猜测,却又觉得他们是一起长大的,没道理她要这么对自己,所以始终有些抗拒相信。见邵初然这样就知道她不想多说钱薇的事情,也没勉强:“你好好休息,我出去打个电话。”

从病房了出去,上官枳摸到了医院的顶楼,最上层的门是锁了的,不过在门与楼梯之间还有一块空出来的区域,上官枳也不嫌脏,直接坐在了地上,拨出了一串烂熟一心的数字。

今天她必须弄清楚一些事情。

这个号码是她好友的,小时候两人一起玩,结果在初中的时候他们家移民了,不过这么些年联系也没断。

“喂。”上官枳声音小小的,从电话这边听见那边传来的男女交织在一起的声音,她才发现……自己好像打扰人家了。

一想到那件事情她的脸就止不住的泛红,有风迎着面吹也没能吹散她脸上的热气。

正准备挂电话,就听那边的女人对那男人说了句:“宝贝停一下,我有个重要的电话……哦,你真大胆,要是平时那你敢这么做我一定会收拾你的。”

紧接着她就听见男人的笑声,以及女人穿拖鞋的声音。

“抱歉只只,刚刚没发现是你。”那边的女人似乎在点烟,她听见打火机擦火的声音。

上官枳红着脸软着声说:“对不住了阿贝,是我打扰你了,我忘了我们有时差了。”人家大半夜的做那种事情再正常不过,是她思虑不周了。

“好了只只,你知道的只要是你的电话,不论我在干什么我都会接的。”阿贝吸了一口烟,吐出一圈圈的烟圈,看着烟圈消散,她才问道,“遇到什么事了?平时你可不会这样。”没给她接话的时间就听阿贝又说,“让我来猜猜,是不是还和江凌有关。”

听阿贝这么一说,上官枳想了想还真是,好像每次她找阿贝倾诉烦恼都是和江凌有关的。

对自己的好友上官枳也没隐瞒,言简意赅地说了下他们之间的矛盾,略过了自己被迷晕的那段,不然就阿贝的性格肯定直接做当天的飞机回来帮她报仇了。想了想把邵初然说的那些话也给补充了上去。

阿贝听了笑出了声:“只只你还是这么善良,钱薇肯定有问题,你居然都没发现还让她得逞了。没想到你倒是碰上了个好朋友,她话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还在犹豫什么呢?其实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你只是想找个人来肯定你一下。”

上官枳被阿贝说的哑口无言,拢了拢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垂下了头,看着地上那只在原地打转的蚂蚁。

阿贝一直是最了解她的朋友,一下就知道了她的心思。

“我支持你,你想的都是对的。听你那个朋友的,对钱薇提防着点。任何事情太过巧合就不是巧合。”知道她想说的话都说完了,阿贝率先撂下电话,“好了只只,我家宝贝在喊我了。这件事情你可以和江凌说下看看江凌什么反应,虽然江凌皮囊长得是不错,不过在我眼里他配不上你。要是甩了他姐们这里还是处男的帅哥都可以帮你找来一卡车。”

刚刚心才冷静下来,脸上的红晕退下去些许,被阿贝这么一调侃她的脸又立马和充了血似的。

-

“那个阿贝真这么说?”邵初然问着那个声音奶声奶气的系统。上官枳去打电话她可不是故意偷听的,不过这事关她的任务,所以关心一下在所难免的嘛……

系统“嗯”了声,道:“执行者加油!女主的朋友都是站在执行者这边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