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女主你清醒一点(7)

加入书签

听着这个别别扭扭的称呼,邵初然选择性失聪:“她的这个朋友倒是拎得清的,要是每个女主都像那个阿贝一样该多少,我不知道要省多少事。”

结果,刚刚还中气十足的声音立马就弱了下来,那小嗓门,和小奶猫在叫一样:“那个……执行者……”

一听它这语气邵初然的那根神经立马紧绷了起来,她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是对我不利的事情你就闭嘴。”

“还是要说的……”这下系统的声音更小了,“就是从下个世界开始,难度就升级啦……执行者需要点亮女主光环后,获得女主的信任,这样女主光环就会跑到执行者身上,执行者获得女配足够的恨意值,女配光环就会被执行者的女主光环吞并,这样女主光环和女配光环就可以同时被执行者收集了……”

哦,它还有隐瞒。它怕把执行者惹毛了到时候被它主人收拾。

它没说完的是到时候女配喜欢的人是会随着女主光环的转移而改变的。

邵初然:……

她就知道肯定没好事!

努力压下自己的怒意,对系统说:“把你家主人叫出来。”

系统拒绝:“不要。”

“我记得一开始只是说点亮就行吧?要每个世界都这么折腾一番,那我得多少年才可以回去?”

这个任务做她自然是会做的,但既然系统改了东西,没道理她就要受着,怎么着也得为自己争取一番福利。爱钱的人或许别的本事没有,但是为自己谋福利还算拿手的。

听了邵初然的话系统沉默了一会,才软着声问:“那这边给执行者降低点亮女主光环的难度,只要男女主和好如初了就算点亮成功……”

“成交!”它话还没说完就被邵初然给打断了。看着邵初然那张略显兴奋的脸,它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坑了……怎么感觉它的损失更大呢……

邵初然不管它怎么想,反正她对这个答复还算满意。让那男女主和好如初而已,多大点事儿啊。

上官枳在上边按照阿贝说的,给江凌发了条信息,字里行间的隐晦提到了钱薇的事情。要不怎么说男主光环也被重叠的女配光环影响了,要放在平时江凌肯定立马就动了上官枳的意思,结果这次还反问她:“你是不是对薇薇有什么误会?”

这下气的上官枳直接把江凌给拉黑了。

江凌见联系不上上官枳,想到先前打给邵初然没被接听的那通电话,主动地转了一笔钱给她,这次才响了两声电话就被接起来了:“戚初然同学受伤住院了,手机暂时没在她手上,有什么事明天上午十点过后再打过来。”

江凌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夏新知给堵住了,只能憋屈地挂断了电话。他完全没明白自己为什么就被拉黑了。

仔细想了想上官枳的好友,除了戚初然也就只有阿贝了。

于是阿贝在和自己的亲亲男友做一些身体力行的事情时,第二次接到了电话。她的男友以为又是必须要接的电话,极其不满地抱怨:“贝,你再这样我答应你的就不能兑现了。”

若是来电人是上官枳,她倒是无所谓,反正也是自己男朋友,一直让他带套套不过是不想这么早怀孕而已。当她摸过手机发现是江凌时,利落地挂断了电话,一双碧藕挂在男友的脖子上:“宝贝我们继续。”

这边打不通电话的江凌被逼无奈,只好亲自去医院堵人了。

他知道上官枳现在肯定是不想看到他的,可是这件事情不说清楚他也膈应的慌。

邵初然见上官枳下来了,见她脸色不是太好,便知肯定是和江凌交流的结果不太好。暗骂一声江凌个猪脑子,安抚了几句后,道:“上官,我看你有些累了,躺下休息下吧,正好我也想睡觉了。”

想睡觉是真的,她奇怪的很,别人要好几个小时褪下去的麻药放在她身上没几分钟就下去了,所以刚刚才会痛的龇牙咧嘴的。麻药用多了又不好,她只好幻想着进入梦乡寻找几分安慰了。

这份安慰在一个小时候被江凌给打破了。

她是被江凌和上官枳的争吵声吵醒的,哪怕上官枳在刻意压低声音,可是她有些认床,睡的也不算深,听见动静就醒了。

一醒来就看到江凌赤红的眼睛。

“江凌你干嘛呢!?”她发现江凌的情况有些不对,头上的男主光环也染上了几分黑气,很显然是被女配光环影响过深了。

很显然,两人之间又是因为那个白莲花发生的争执。

听见邵初然的声音江凌看了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丝毫没发现自己抓到了邵初然的伤口。邵初然脸本来就白,现在变得越发苍白了起来。上官枳被吓到了,立马过来想拉开江凌的手:“江凌你干什么你快放手!初然还受着伤呢!”

结果江凌像是没听到一样,执着的让邵初然说钱薇到底有没有问题。

邵初然现在不想回答他的问题,抽着气说:“你先松开我。”

“你和她说,她简直不可理喻,薇薇也怀疑!”见邵初然一直没说话,忽然想起了什么,“哦我想起来了,你对薇薇也有意见。”

她知道江凌说的是她告诉江凌钱薇来过病房并且说那是他告诉她,上官枳因为这种事情住院的事。

邵初然突然就不想说话了。

许是三人争执的声音传到了外面,护士听见动静立马跑了进来,一把推开江凌:“你疯了吧!?这位病人刚动过手术!”

说着拉开了邵初然身上的病号服,看着她的手臂伤口裂开了,立马给她处理着,顺便呼叫了护士站的护士,让他们把宋医生找过来。

伤口裂开是很麻烦的事情,更何况她一直趴着,被扯得连后脖颈出的伤口都又渗出了血。在被推进手术室前,邵初然对江凌说:“如果不是我行动不便,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一耳光。不止是为我,也为上官。你好好看看你做了什么吧。”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