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零二章 贪

加入书签

    贾岩怔了一下,轻声问道:“她什么时候过来?”

    “听李峰跟冯明说话的口气,好像他那边挺着急似的。”保林皱眉回道:“估计于总接完电话,应该就要起身了,不然对方集合完就走,机会就没了。”

    “也是。”贾岩缓缓点头:“那我这边,要不要放冯明先走,让他去李峰那边摸摸情况?”

    保林很认真地想了一下:“还是算了,冯明是为了钱才卖的李峰,这品性一般,万一他走了,把消息漏了,那就麻烦了。”

    贾岩听到这话,表情略有些怪异,轻声附和道:“唉,现在这年头,人都不讲道义了,有奶便是娘的太多了。”

    “是呗。”保林叹息着附和道。

    “那我就先不让冯明走,等于总到了,再让他带队去李峰那儿?”贾岩试探着问道。

    “好。”保林点头。

    “行,那就这么定了。”贾岩笑呵呵的冲他说道:“兄弟,你也跟于总说一下我的难处,这事儿不是我不愿意当主力,实在是下面这些人不好摆弄。”

    “能理解。”

    二人推心置腹地聊着,一块去了二楼。

    ……

    当天深夜十点多钟。

    小丧等人护送着可可来到了湄河沿岸附近,三十多号人,开了近十台车,悄悄在极为难行的土路上行驶着。

    车内,可可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面包鞋,宛若一个武装到牙齿的包子一样,略显娇憨地拨通了保林的号码。

    “喂?”

    “你跟贾岩说,我们已经到了兴南生活村附近了,你让他派人过来接我们。”可可不容置疑地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保林应了一声,就挂断了手机。

    车内,丧少回头看向可可:“我就不明白了,你说你跟着过来干啥,我办事儿你还不放心吗?”

    “不放心。”可可果断回道。

    “……!”丧少略显无语。

    “这边不是我们的地方,”可可看着丧少挺委屈的表情,声音清脆地解释道:“我不清楚,外围是否有人盯着,这鱼饵不到,鱼是不会咬勾的。”

    ……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