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晚宴(完)

加入书签

“菲利普,有什么事外面不能说,非得拉我来这啊?”舍甫琴科满脸疑惑的看着带他来到男厕所的因扎吉。

因扎吉倒是一脸兴味,“在外面说不方便,你来了就知道了。”

他俩一前一后走进厕所,因扎吉快速扫了一眼四周,天赐良机,厕所里只有他们两个,和...

因扎吉突然咳了两声。

“嘀嗒”一声,最靠近里面的一扇门突然打开,因扎吉动作迅速的把还没反应过来的舍甫琴科一把推进去,里面呆着的多萝茜眼疾手快的又迅速锁上门,然后整个人往舍甫琴科身上一跳。

舍甫琴科吓得不轻,却还是下意识伸手接住了她。在反应过来后,他好气又有点好笑的看着她,“这是干嘛?”他松手准备先把人放下来,然后开门出去。

多萝茜却一下子搂他搂的更紧了,两条腿紧紧地缠在他身上,白藕似的手臂交叉在他背后晃啊晃。

舍甫琴科无奈,隐隐开始有了点生气,结果还没等他来得及说什么,少女带着香槟味的吻朝他袭来。

Dorothy用自己的嘴唇轻舔舍甫琴科的上下唇,动作缓慢而轻柔,她柔嫩湿润的嘴唇滑过对方,画圈打转,这个吻很轻很轻,带有少女微妙心理的引诱和捉弄,却拉扯出几分缠绵悱恻的味道,仿佛他们是相爱得要长长久久的恋人。

舍甫琴科还是半挣扎的想放她下来,动作却不自觉的温柔起来,气好像也气不出了,多萝茜把头埋在他的脖颈处,温热的气息洒落在他的皮肤,让他瞬间身子一紧。他托着她的屁股,只要稍微使点力,便能感受到那里是多么的柔软。是的,他知道,他在床上的时候又不是没有捏过。

就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门外还站着因扎吉。舍甫琴科莫名喉头涌动了一下,一种对于危险的预知感让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他刚想开口,却,女孩细碎的吻已经再一次落在了他的喉结。

多萝茜往喉结处轻轻啜了一口,而后伸出小舌舔了舔,最后覆上一个吻,男人的身子已经开始紧的不像话了。她却还是觉得不过瘾,开始小声又嗲嗲的叫起了他的名字,“安德鲁”,每叫一声她便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一吻,直到最后一吻,蜻蜓点水般落在了他的唇。

她这才心里舒坦点,眉眼间流露出几分快活。男人的下半身已经开始有点灼热了,察觉到的她不安分的愈发缠紧他的腰腹,并开始上下挪动的摩擦着.....

“啪”的一声,舍甫琴科的手在她的臀部落下一掌,声音在静谧的厕所里蔓延开来。

“啧”,一直外面站着的因扎吉不由得轻笑出声,似乎是为了配合他的笑声,多萝茜立马娇软的喊了句,“舍瓦,疼...”听起来就像他在对她做了什么一样。

舍甫琴科被因扎吉的笑声刺激了一下,一时语塞,感觉到自己那里的动静又有些羞愧。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似有点投降的喊了一声,“Dottie,你究竟想干嘛?”

门外听着的因扎吉倒是心里腹诽,原来他们私下玩情调的时候,他叫她dottie的啊,啧啧,他已经能想象出来,舍瓦哑着声音喊出这个昵称的时候,是多么的意动了。

少女傲娇的眉一横,“没干嘛,就是对你不爽想报复你,谁让你上次那么说我了。”

舍甫琴科苦笑,如果你这样是报复,那估计全世界的男人都想被你这么报复吧。他摇了摇头,“好了,玩够了吧,该回去了。皮波也是啊,居然还由你这么胡来。”

话虽如此说,但他心里却又闪过几分道不清说不明的感觉。想起方才见到的多萝茜和因扎吉的暧昧亲昵,女孩这会可是选择了他,颇有点男人较量的心思。

嘴角还没来得及染起笑意,多萝茜青葱玉嫩的手指在他的脖颈右侧点了点,“如果我在这里留下个牙印,会怎么样?”她笑的像个小恶魔,问的肆意张扬。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