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绮梦(一)

加入书签

公寓里

多罗茜被马尔基西奥抵在门上,女孩的衣衫都未全然褪去,就被男人热切地搂住亲吻进入,她的内裤才褪到膝盖处往下,今天她穿的一套连衣裙,胸前的纽扣被尽数解开,里面的内衣被人弄得歪歪垮垮的白嫩嫩的胸脯上还印着几个吻痕

其实,她也很急

灵巧的小手从他白色的T-shirt末端探入,一只手缠着他的腰,一只手握住他腹下根部的两颗蛋蛋,轻轻揉了起来。她伴随着喘息的吻落在他的下巴处,一边喘着一边又忍不住贴紧他,“克劳迪”

只有她会这样叫他的名字,因为以前总是每次她叫”Claudio”,最后一个“奥”的音都会淹没在他的唇舌中,久而久之,他就是她的克劳迪。

这是她搬来西班牙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马尔基西奥专门来看她,久别再遇,自当干柴烈火。

马尔基西奥将她一把抱起,双手托着她的臀部,腹下的棍棒一下又一下地没入,他细碎的吻流连在她的脖颈,锁骨,胸前,又抬头含住她的下唇瓣,意大利男人缠绵至极地叫着她的名字,赞美她,

“多蒂,你好美啊,那里好会吸啊

多蒂,我想亲你,想了好久好久了”

不同于男人俊美的外表以及那双入海般的蓝眸给人带来的静谧感,男人在这种事上骚气直接的多,喜欢她从不含糊其辞,有什么感觉便直截了当的表达,她素来喜欢他这点。

类似奖赏的,她环着他的脖子,在他的眼睑处,轻轻地吮吸了一下,蜜穴使坏猛地缩紧,男人倒吸一口凉气,酥麻感自龙尾骨泛滥开来,让他头皮发麻,还没等他来得及说话,女孩缠人又甜蜜的唇舌又奉上,他只管沉醉的一一受用,他早已是她的,裙下之臣。

他把她深深地看入眼底,情不自禁地笑了,温柔地缕起她鬓间的头发,一如那些曾经在都灵和罗马的日子一样,想到裤兜里揣着的东西,他忍不住在她颈间加重了几分喘息,心里沉甸甸的又不免染上几分松快。

宛如接受上帝末日审判前的信徒,他和她在一起过的那么多个日日夜夜,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多蒂”,在她抬头的瞬间,他炙热的吻落在了她的眼皮,他把她搂得更紧了一点,有愧疚,有不舍,更有执拗,他承认他自私,他卑劣,他在这件事上没有丝毫的道理可言。

他爱她,但或许也要说,他更爱自己。

所以在人生的既定规划和她之间,他才会做出这种看起来是“折中”实际却最自我的决定。

但她是那个,哪怕她脱离、游移在他所有人生规划之外,他还是想握住的人。

她躺在床上,看着他一件一件褪去自己的衣服,恍恍惚惚间,昔日的回忆如同潮水般涌来。

马尔基西奥抓住了她的脚踝,从自己的尾指绕圈圈一路舔吮往上,他故意在她的膝盖窝里轻轻咬了咬,逗她痒痒,多萝茜忍不住咯咯发笑,想拿膝盖顶他,却被他一把握住

那年,在车里,他们也是这样的

她的都灵绮梦,是他。

她的罗马往事,有他。

18岁时的马尔基西奥要比现在青涩的多,而他也从来没有想过,他和她的第一次会是在那部,他经常开去训练过夜的车上。

去和一队一起训练的时候,有时候他怕回家有可能第二天会迟到,便偶尔在车里过夜,一次被皮耶罗看到,以为他那么早便到了训练地,对他赞赏有加。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