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诛奸佞

加入书签

于是进来这一刻钟,他只需听这一句,然后便没有他的事了,如来时一样退出,退到外间写好药方,自有宫人去取药。

之后无他的事,他本是可以走的,不用留在外面继续守着,可是他没有走,就在外面站到了天明,之前那个被否认掉的想法又忽然冒了出来。

如果……如果这一次稍微狠心一点,云容就不用再受这些苦了,他现在还在这里尚可知云容境况,可是他迟早要离开的,那个时候云容一人在这里,要面对的是他不知道的,但绝对不会好过现在的日日夜夜。

还要多少次,还要云容多少次在夏王身下承受这些?

云衡暗暗攥紧了手心,眼底终究是闪过一丝暗色,或许他不该犹豫。

都说成大事者最不能有心软的时候,但是对于云容,他如何忍心。

“王兄在想什么?”云容发现这几次云衡来看自己的时候总是会走神,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却十分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云衡面色不露,其实痛苦煎熬着一颗心。

他还在反复纠结心中那个计划。

每次在心中下定决心后,再看到云容却又舍不得,如现在一样,云容看着自己,那双眼里只有自己,云衡就舍不得,不是妇人之仁,他只是疼惜云容,舍不得云容受苦。

可是……他更无法忍受霍仪对云容的占有。

他说没事,云容便信了他,云衡坐在床沿,云容柔顺地枕在他腿上,最开始那些次两人说了太多话,现在反而就喜欢这样静静的相伴,云容更有一种满足感。

这样会让他知道,有人会陪着他。

可是……他垂下眼,长睫扫下一片淡影,显得有几分委屈:“王兄什么时候会离开?”

他当然知道云衡在这里陪着自己是暂时的,他迟早会离开的,而且那一天应该不远了,这里毕竟是夏王宫,他不能久留。

“我想多陪陪云儿。”云衡并未直言,说到分别便是伤感,他怕云容难过,他摸了摸他的发顶,说,“云儿也想让王兄陪着是不是?”

自然如此,可云容也不忍他为自己犯险,若是再多留下去被霍仪发现了,谁知道残暴的夏王会做出什么?

“我相信王兄会再回来带我走的。”云衡已经陪了他够久了,够了,他想让云衡放心,所以说,“我会好好的在这里等王兄来接我的。”

云衡沉默了一会,深深地看着云容,似在不忍——他是真的不想让云容一个人,可是也明白云容的担忧。

云容也抬起眼看他,轻轻唤了一声“王兄”,云衡忽然便笑了一下,终于说:“等过段时间,时机到了王兄便走了。”

云衡说:“夏王早有杀我之心。”

云容惊骇,撑着身体坐起来:“难道他……”

以为霍仪是发现了什么,但云容的话还没说完,云衡便摇头了,他扶着云容,见他被吓得脸色都有些白了,于是赶紧安慰:“没事,他什么都不知道。”

“夏王要杀我,不是因为发现了我的身份,而是因为‘陆太医’这个身份,之前我多次替你诊脉,后面霍仪甚至直接把我安排到了瑶台宫,倒不是他看重我,只是因为早有杀我的心思……因我替你诊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