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白月光归来(一)

加入书签

简欣怡一直觉得男人是一种古怪而又让人难以理解的动物,比如说当一个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那么这个男人最先想到的就是和这个女人上床。当然这也并不是说一个男人但凡和一个女人上床,就一定是喜欢上了这个女人。但是反过来说,但凡一个男人极度厌恶一个女人,则八成是不愿意和这个女人上床的。

由此可见,单单从一个男人愿不愿意和一个女人上床这一点上来看,男人其实又是特别的执着且专一的一种生物。执着是在于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可以用上不上床来判断,不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也可以用上不上床来判断,至于说专一那就更简单了,总而言之无论哪种选择都是小头支配大头,最终达到双向和谐统一。

当然,对于已婚妇女来说想要判断丈夫是不是怀有异心还可以选择使用另外一种方式测试,那就是看那个被称之为丈夫的男人究竟愿不愿意跟你生孩子。

别的夫妻究竟如何简欣怡不清楚,不过有一点简欣怡还是相当肯定以及确定的,那就是她的丈夫韩畅确实是准备跟她生孩子的。

其实就在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之前,韩畅还黏黏糊糊的将她搂在怀里面,热乎乎的体温蒸的她满头大汗,翻来覆去折腾的主题也只有一个——欣怡,你看咱们两个都结婚三年了,我觉得咱们是时候该要个孩子了。

对于韩畅提出的要求简欣怡基本上表示赞同。毕竟生儿育女是每一位已婚妇女都必须面对的现实,且宜早不宜迟,原因无他就一句:生孩子越早越好恢复。

当然这并不是说简欣怡就已经是个不得不把生孩子提到日程上的高龄产妇。事实上简欣怡不过才二十五岁,贪玩些的姑娘一般在她这个年龄自己还都是个孩子,远不到结婚成家的年龄,而简欣怡则已经早早的和韩畅结婚三年,并且正准备和韩畅一起“奋发图强”在自己的身体中研制出一条新鲜生命出来。

对于未来可能出现的种种变化,说实话简欣怡觉得挺方的,挺方的同时又觉得充满希望与期待,那种感觉就像是本来是随便嚼着饼干消磨时间,可忽然间有人把一只臭豆腐口味的冰激凌硬塞进你手里面,还非逼着你吃下去。又凉、又甜、又臭,刺激感十足。

简欣怡刚把自己的这种感觉跟潇小小描述出来,潇小小就恶心的一口咖啡险些从嘴里面喷涌而出。

好不容易把口腔内残余咖啡咽下喉咙,潇小小用见鬼般的眼神盯着简欣怡一个劲的看,到底还是忍不住惊恐出声:“有时候我真想敲开你的脑袋看一看,到底是从哪儿冒出的这种恶心想法。不过你确定真的要为韩畅生孩子?身材不要了吗?你要搞清楚多少生过孩子的女人再也回不到舞台!要我说,这跟自杀也没区别了。”

简欣怡倒是一点也不意外潇小小会有这种想法,无所谓的笑笑回答说:“我从嫁给他的那天起就做好为他生孩子的准备了。你该不是觉得我跟他结婚就是玩玩吧?”

“那倒也是不是,”潇小小摇摇头,满脸的迷惑不解,“我就搞不明白了,你当初年纪轻轻一个漂亮姑娘到底看上韩畅什么了,放着大把大把的钱不去挣,偏偏嫁给他,还连事业都不要了。韩畅不就是个小打工仔嘛,又没钱又没本事的。”

潇小小是简欣怡大学时代的同学兼好友,两个人毕业之后又十分有默契的分别进入了和娱乐圈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行当,简欣怡进了舞蹈团当舞蹈演员,而潇小小则进了电视台当编导助理。

如今简欣怡早已嫁人结婚,退出娱乐圈,如今在某家小型外贸公司做文员。而潇小小则继续在电视台里一路顺风顺水,据说已经开始独立承担项目。

两个人的选择不同,收获的结果自然不同。

对于潇小小提出的疑问简欣怡并不觉得意外,甚至还觉得颇有几分的道理,略微思索片刻便找出问题的关键:“大概是因为脸吧……”

潇小小明显一怔。

简欣怡笑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答案,回答说:“就是因为脸呀!韩畅那张脸长得不比娱乐圈里的当红流量男明星差,身材又很好,要是肯下海挂牌的话单凭他那张脸十万以上挂牌起价。”

她说的最后一句话顿时将潇小小逗得前仰后合,一个劲的拍手赞同,“对对对,你说的太对了。就你们家韩畅那张脸、那身材,挂牌十万起价绝对没问题!”

笑够之后还不忘贼兮兮的凑近身子问:“那韩太太,你准备什么时候让韩先生下海挂牌去?至少能为家庭创业增收。”

简欣怡闻言手一辉,态度冷艳高贵的只吐出两个字:“免谈!”

随后态度强硬补充:“我的男人只能归我一个人所有,谁也不许肖想!”

话说完,两个女人很快又是笑成一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