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白月光归来(四)

加入书签

“妈你这又是何必?我是个成年人,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同时也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你不要管的太多,这样对谁都不好,也根本没那个必要。”

“我管的多?!我没必要?!我只后悔当初你没有早点听我的话,不然的话能……”罗招娣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经过几秒钟的沉默之后又骤然爆发,“韩畅,我绝对不允许你和那个姓郑的贱人再有任何往来!你还嫌她害你害的不够吗?!我真的是没想到,到了今天你居然还维护着那个女表子,原来她做过什么都是都忘记了吗?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这才几年的功夫,她就又回来了,你知道她这一次究竟还想要干什么?!”

婆婆罗招娣一声高过一声,到最后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声嘶力竭。

而站在门外的简欣怡,也被罗招娣言语中透露出的巨大的信息量惊呆在原地。

罗招娣究竟是怎么样的人简欣怡自认为知道的再清楚不过,刻薄、尖锐,甚至有些时候冷漠到不近人情,总保持着一种蜜汁优越感,总给人莫名其妙的高高在上的感觉。客观地讲罗招娣并不是个容易相处的人,但是同时她也并不是个粗鲁的人,至少从最初与罗招娣接触到现在,简欣怡从没有听到她说出过任何粗鲁的字眼,更知道她即便是骂人也总保持着拐弯抹角不带脏字的风格。但是今天,无论是“贱人”、还是“女表子”,都远远超出简欣怡对罗招娣的认识,更不要说罗招娣更是气愤到痛骂韩畅“不再是她罗招娣的儿子”这样的话语。

即便是再粗心大意的人也不可能弄错罗招娣辱骂内容中更深一重的含义,简欣怡自然也不会搞错。

下意识的,她的脚步轻轻向后撤开两步。知道再听下去也没有任何异议,索性转身回了她和韩畅两个人的卧室。

简欣怡前脚才会房间,后脚韩畅就跟着进屋,表情平静神态如常,看不出有任何情绪激动的迹象。

开门见山直接开口询问:“欣怡,我的行李你都帮我收拾好了吗?我赶时间。”

简欣怡本来是准备将他拦下,有关罗招娣不久前痛骂的“姓郑的贱人”,她觉得自己确实有必要向韩畅询问个清楚。

只可惜韩畅根本就没给简欣怡发问的机会,抄起行李箱火烧屁~股般转眼的功夫就消失在房门拐角。

可以说是,迫不及待。

简欣怡素来是个心思缜密的,自然清楚意识到韩畅的举动并不寻常。

首先,韩畅是突然接到的电话,出差也是临时决定的,现在还不到下午18点就算办公也要等到明天早上上班时间之后才能进行,那么他非要风风火火上路,甚至连说一句都生怕耽误时间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其次,根据韩畅和罗招娣之间的对话,韩畅是不是对自己隐瞒了什么?他是不是要急着去见什么人?而那个人第一是个女性,第二姓郑,第三这个姓郑的女人和韩畅至少是曾经保持过某种亲密关系,虽然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简欣怡并不知道,但是会不会就是那一天晚上和韩畅深夜通电话的那个“薇薇”?

所以说……韩畅究竟是真的去出差,还是急着赶着准备去见什么人?

简欣怡身体绷紧坐在梳妆台前,目光平视,梳妆台镜面中清晰的映出她此时此刻模样,油然而生的怅然若失。

不期然的,简欣怡忽然想起韩畅曾经问过自己的那一句话——“欣怡,其实我很想知道,嫁给我你后悔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