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白月光归来(六)

加入书签

到最后受处罚的人选自然由韩畅取代了简欣怡。

好在婚礼之上所谓的处罚不过就是罚酒而已,身为新郎的伴郎帮新郎挡酒本身就是责任之一,这样算下来的话,韩畅受不受处罚反倒显得无关痛痒。

吃饭时候大概是为了方便照顾新郎新娘,所有的伴娘、伴郎都被安排到一桌。有趣的是,坐在简欣怡旁边的恰巧是韩畅。

和其他热情洋溢主动积极为新郎排忧解难的伴郎们不同,韩畅明显显得安静许多,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沉默少言。虽然他的眼神温和面带笑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简欣怡就是觉得他的眉宇间夹杂着几分淡淡的忧郁,不像其他人那么的兴致勃勃,反而显得几分的慵懒、无精打采。坐在热热闹闹的婚礼餐桌上,冷眼看别人觥筹交错自己却喝的很少,也并不怎么积极的参与他人的对话之中,明明不动声色,却分明将一切尽收眼底。

对待女性韩畅态度礼貌周全,绅士气质十足的帮忙斟茶倒水,绝不会重此轻彼。

简欣怡也有幸得到韩畅帮忙斟了次茶。当时她才结束和旁边女孩的对话,一转头就看到一只手指修长指甲光洁圆润的手正将她面前的茶杯斟满。下意识的简欣怡开口道谢,眼皮掀起正对上一双光彩夺目的眼。

简欣怡一瞬间便被那一双眼睛晃的愣住,随后看到那人客气而疏离的朝她微微颔首,面上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简欣怡的心底忽然间的涌出一股奇怪的念头——或许这个男人就像是j.r.r.托尔金写的小说,有趣而迷人却着实令人难以读透。

婚礼之后将新娘、新郎送入洞房,简欣怡的任务基本上就算是告一段落。

作为伴娘,简欣怡和小姐妹们一起换下伴娘礼服之后还稍微帮忙处理了下婚礼庆典后部分收尾工作,全部处理妥当宾客们基本已经离开。

婚礼开始之前是新郎家出钱包车将宾客们拉到位于郊外的度假村酒店,如今包车早已开走,而简欣怡又不会开车,不免为没有回市区的公交车而发愁,却意外的在酒店大厅遇到正在和人闲聊的韩畅。

看到她过来韩畅立刻扭头朝她望过来,问:“待会儿你准备怎么回去?”

后来简欣怡是由韩畅开车送回的家。

顺理成章的,简欣怡和韩畅两个人也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互相添加为微信好友。只不过,间隔足足一周之后韩畅才联系简欣怡,约她一起吃饭。

依照简欣怡的性格自然是无意与才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外出,但是顾念他之前不辞辛苦开车将自己从郊区搭载会市内,就觉得不好驳对方的面子,于是点头应下。

之后两个人约定好见面时间,韩畅开车过来接她,依旧是那辆老款的标致307。车一直开到简欣怡面前,韩畅依旧是绅士气派十足,下车替简欣怡打开车门之后才重返驾驶舱,同时还不忘将选择吃饭地点的决定权交到简欣怡手中。

一顿饭两个人吃的不咸不淡,既没有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热烈,也没有完全陌生人之间的寡淡无味。到底是算不上熟识的人,即便是闲聊也大抵是聊一些类似于气候呀、天气呀这类话题,两个人从哈尔滨的数九寒冬一直聊到江南的烟花三月,又从海南的热带风暴一路长驱直上聊到美国德克萨斯州的龙卷风。

话题虽说有些老套,却并不令人觉得乏味无趣。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简欣怡发现只要韩畅自己愿意,完全可以变得健谈而风趣,尤其是他笑起来微微眯起的双眼尤其迷人,电力十足。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