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白月光归来(十四)

加入书签

事实上韩畅并不是本市人,从来都不是,从出生到上学,小学、中学、大学……他人生之初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s市度过的,直到他二十五岁以后因故搬到的这个对于他来说全然陌生的城市。

只不过对于那个时候的韩畅来说,无论搬到什么地方都没有什么不同的,只要离开曾经生他养他的那块故土就好。甚至越是陌生越是不熟悉就反而越好。

他并不会主动融入,只愿意成为一个冷眼旁观者的角色,如同一头孤狼寂寞的行走在陌生的城市,没有任何追求、没有任何理想,更没有任何关于明天的希望,只是徒劳的消耗着自己年轻的生命,觉得世界的一切都变得苍白,失去他本来的色彩。

时间一长就连韩畅就觉得自己不太像是一个活人,可是不像却不代表不是,事实上有些时候他自己也会觉得迷茫,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究竟还算是个什么?

再后来韩畅终于意识到这样不成,即便他甘愿用自己的生命去献祭过去的时光,过去的终究就是过去,再也不可能重新来过。

不愿意重新回到过往的生活,韩畅索性给自己选择了一条最普通不过的道路,和城市中匆匆而过的同龄人完全相同的、繁琐而又忙碌的打工人的道路。难能可贵的是,生活越是繁忙日子就过的越快,日子过的越快他就越没有时间回忆过去,而越没有时间回忆过去他才渐渐发现自己终于活得开始有些……像个人了。

渐渐的韩畅也会逐渐开始参加一些社交、娱乐活动,不多,也并不多感兴趣,只是尽可能的不与之前熟识的人再有接触。直到后来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哥结婚,韩畅即便再不愿意也无法推脱,只能当了个可有可无无可奈何的伴郎。

也就是在那一次的婚礼上,韩畅遇到了简欣怡。

相比较其他女孩,简欣怡显得明显要恬静许多,乖乖巧巧的站在她应该站的位置,做着她应该做的事情,既不会显得过分冷淡更不会显得张扬耀眼,她的话并不多,更多的时候都更像是一个倾听者。

尤其是,简欣怡是婚礼当天唯一没有设计、陷害伴郎团的伴娘。

如果说之前简欣怡这样乖巧的女孩只会令韩畅觉得索然无味,可是换到现在这个时候反而令韩畅忍不住多分给她一丝的关注。

于是在婚车上,当简欣怡陷入尴尬面露囧色时,韩畅主动发声替她解围。

事后,韩畅没有想到表哥竟然自作主张,将自己的座位安排在那个姓简的小姑娘旁边。

其实旁边坐着的人姓张姓李还是姓简,韩畅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同,不过是一顿饭而已。包括饭桌上韩畅给众人倒水,也不会基于他从小受到的教育所做出的最基本的餐桌礼仪。

只不过那个时候一桌子人的注意力大多被热闹的婚礼现场所吸引,只有那个姓简的小姑娘在韩畅为她倒水的时候晕红着脸蛋轻声道谢。

她的声音很甜,眼睑微微下垂,长长的睫毛颤抖着,视线明明就落在面前的茶杯,眼神里却仿佛并不局限在眼前,反而飘忽的令人无可琢磨,而嘴角带着最礼貌客气同时又是最疏离不过的笑容。

这样的一个特别的女孩子,矛盾到令人感到琢磨不透的同时又想要好好了解了解。

反常的,婚礼结束后韩畅没有急于离开,而是等到她出现在大厅时候主动提起话头——

“待会儿你准备怎么回去?”

而坐在韩畅车里的简欣怡依旧是恬静的、乖巧的,有着不同于她所从事的职业的稳重、斯文,同时也有着不属于她的年龄的豁达、通透。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