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加入书签

男人的身形掩没在缓缓合上的门后,明明门已经关上了,她却总觉的是哪里漏风。

要不然她怎么会感觉冷呢……

她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儿,期间并不再有人进来,等到她感觉休息的差不多了,她才慢腾腾地爬起来,踉跄着往外走。

推开门,安安静静地,哪还有一个人,她全身都松懈下来,眼皮耷拉着,看着一身狼狈地自己,眼泪在此时不争气的落下来。

她仰头伸手擦掉,打开手机,看着微信里老板给她转过来的钱,破涕而笑,迈着痛并快乐的步伐,开心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夜深露重,冷风灌着冷意渗进她的神经,已经很晚了,远处停了一辆出租车,她走过去,向师傅报了地点,头就磕在窗玻璃上混沌。

最后她真的睡熟了。

砂砾粗糙,她猛然惊醒,此时她正被一个男人粗暴地拖着往树林中走,“!!!”她抬头去看,不是司机,又能是谁?

元桃整个头皮都炸了,细碎的恐惧在每个细胞中鼓动,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

男人手脚并用的压在她身上,元桃那点微弱的力量哪里敌的过他,她狂乱地挣扎,曲起膝弯就朝男人下体顶,男人吃痛,元桃逮着空子,尽管身体疲累,但是她也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手脚并用,疯狂的爬起来,往公路上跑。

她赤着脚,不回头地往前拼命狂奔,山道转弯处迎来灯光,她不管不顾地站在路中央,车灯晃眼,刺耳的刹车声响彻天际,混在黑暗的夜。

女人脸上纵横交错着汗液与泪液,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勇敢的光辉,她撕心裂肺地冲着这个车叫喊:“救救我!救救我!”

后座车门打开,质量考究的皮鞋踏在漆深的柏油马路上,墨蓝西装笔挺的挂在修长的身形上,男人朝女人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元桃在看清男人长相后,内心空无想法,只能唏嘘感慨,没想到,这才没过多会,他们就第叁次见面了。

她站在男人面前,隔空冲他发可怜:“救救我……”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