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加入书签

简式野止了嘴边的笑,托着她的细腿,走向浴室。

简式野直接将人托顶在墙壁上,拿下花洒,先开了开关放水。

期间也没闲着,伸出舌头一下下轻轻撩拨着元桃的乳头,粉色颗粒逐渐在他的勾逗下翘立,绽放在氤氲潮湿地空气中。

元桃隐约被挑起情欲,下体粘腻,新的滑液冒出来覆盖在耻毛处。

简式野大手盖上去,将水温合适的花洒拿过来,朝她的下体浇,而他的手为他慢慢梳理着耻毛,清理着滑液。

粘稠的滑液在清水的浇淋愈加湿滑不堪,简式野拿着半硬的性器凑过来,慢慢破开她的小口,松了松抱着她的力度,元桃身子沉下去,感到男人轻缓却有力的进入,她不觉绕缠上他的脖颈,承受男人迫不及待的迭送。

两人身上均泛着薄红,元桃每落在男人肌肉健硕的身上便有种仿佛在跳床上弹跳的感觉,那种接触后立刻被动跳离的感觉深深刺激着她,元桃哆哆嗦嗦地搂紧简式野,下体不受控制地颤抖,咬紧简式野不让他离开。

简式野额头青筋暴出,最后在那绞紧他的甬道内狠力一耸,战栗着射在了元桃体内。

粗重的喘息经久不绝,元桃抱紧他,抵制着体内涌出来的热切与满足,警告自己这只是一场原始的交融,代表不了什么。

简式野从冒着水的小洞内抽出,精液与花液的混合物滴滴哒哒地往下落,简式野俯下身,柔软的舌头堵住被操翻的软肉,将她喷出来的黏液皆吸入嘴中。

元桃那处此时敏感不已,哪里还能经受住这样强有力的扫荡,没坚持几下,就哗啦啦喷出水来,简式野偏头不及,被盖了半张脸,脸色不郁地抬起头,入目却是女人使人惊心动魄的模样,这件事便也罢了。

本想将她清洗一番,简单了事,奈何美色可餐让清洗的时间延长,两人在浴室里待了将近一下午才出来,简式野最后将累得人事不省的元桃归置到床上,他坐在一边,看着远处的落日余晖,沉默不语。

晚霞继落日,红彤彤地映满天际,简式野接听电话:“式野,你弟弟明日生日宴你可一定要回来啊!他最尊重你了。”

简式野望了眼床上的女人,对着电话平静地开口:“好,我会去。”

这边挂断电话,简式野的弟弟简律看着面露喜色的妈妈:“哥哥明天来对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