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吃了木梨花

加入书签

一阵若有若无的声响隐隐地传到耳朵里,寂静的夜晚,天上黯淡无光,伸手不见五指,眼睛是不管用了,但是这个耳朵却异常的聪慧起来,牛大根的听力本就很好,在山上那是跟野兽锻炼出来,你只有比野兽还敏锐的耳朵,才能捕猎到更多的野兽,所以牛大根只是听了一下,就大致判定出木梨花的位置了。

这大半夜的不进屋,梨花干娘在豆角里干什么?带着这个疑问,牛大根也没出声,只是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他想偷偷地看一看他的梨花干娘在干什么。

越走越近,越走豆角架就在眼前,而那声音也越来越清晰,似乎是梨花干娘被什么东西给捂住嘴巴说不出话来,一种压抑着说不出话来的感觉,更多的是鼻息之间的喘息之声,还有若有若无的什么东西插进水里的声音,“扑哧扑哧”的声音很有节奏感。

这是什么声音,牛大根这个疑惑就更大了,简单的脑子里实在是搞不清楚这个声音是什么,所以他脚步更快了,几步就窜到了豆角地,急不可待地想要看一下里面到底发生着什么。

要是搁在平时的时候,夜晚这么寂静,牛大根快步走过来带起的风声一定会让木梨花发现了,但是这个时候牛大根来得好巧不巧,这个时候正是木梨花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手上带着套子的紫茄子进出的更加迅速,一下一下再一下,一下一下更一下,反正是频率快速,水花喷溅的声音和水流落下的声音,伴随着她嘴里发出的若有若无的吐声,还有鼻息之间发出的嘤咛声,虽然她在极力地压抑着,就是怕被人听见,但是这个时候,那种声音是怎么压抑也压抑不住的。

“啊,啊,啊啊啊啊!!!”

要到了,这种感觉要到了,而木梨花的呼吸也更加急促了,手下抽动的频率也开始加大了,而就在这个时候,牛大根也正好走到了豆角架的外面。

这个时候天是黑的,本来牛大根是只能听见声音,而眼睛里是看不到什么的,但是要不怎么说是天下有“巧合”两个字,怎么就那么巧,怎么就那么寸!

月亮估计这个时候偷情偷完了,还是那个偷情的对象不行了,就出来露个脸透口气,微微露了那么一个小脸,打下一束月光,然后就那么好巧不巧地打在豆角架上,直接就打在木梨花的身上。

而这个时候,正是牛大根扒开豆角架往里看的时候,瞬间,他的眼睛就那么直了。

他的干娘木梨花就在那豆角架里面,上半身穿着一条粉红色的罩子,而下面却赫然什么也没穿,那个身材真的是黄金比例划分,*,上面是波涛汹涌,下面是凹谷流芳,脸蛋也很是漂亮,白嫩嫩的皮肤,柳叶弯眉樱桃口,头发披肩,最惹眼的还是她有一对会说话的的大眼睛,俗称桃花媚眼,就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包含的就是女人的春骚,两条腿微微下蹲,一只手里明显地拿着一个紫茄子,那紫茄子上面还套着一个什么套子东西的,硬生生地往下面顶着,毛发翻飞中可见水花四溅,此时的木梨花就好比一个女神一般那么*啊!

要是在以前,也许牛大根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经历过男女之事之后,他迅速地就懂得了他的干娘木梨花在干什么事情,嘴唇上下意识伸出来一条大舌头舔了舔,没办法,嘴唇实在是发干啊,他的呼吸一下子就沉重了起来,同时,他下面那根本就已经蓬勃发展的东西一下子就给顶到直了。

月光打在脸上的时候木梨花似有所觉,但是她却没有发现牛大根的到来,此时她的心神完全就在那下面一根紫茄子带来的*上,她的呼吸跟着那个东西一起呼吸,她的*跟着那个东西一起快感,马上就要到了云霄,马上就要穿越云霄,这个时候她自然没有精力再想别的,这个时候她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那个东西之上,手上的频率在跟着自己的*在调整的,有的时候不免想一想,其实这个东西也挺好的,自己的快乐感觉自己掌握,要是找一个那方面没用的男人,整几下就不行了,那还不如就用这个呢,整得你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的,更加难受!

疯狂席卷着自己的身体,让很有经验的木梨花狂喜地知道那个快乐感觉要来了,等了这么久终于要来了,她的心神彻底投入了进去,什么月光啊,什么顾忌啊,什么屋里的那个男人牛大根啊,她全都不在乎了!

不过一想到牛大根,木梨花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来牛大根那根异于常人的东西,那可是她亲眼所见,那可是她亲手所摸,要是那样的东西放进自己身体里的话,不会让自己失望的吧,想着想着,她满脑子都是牛大根的东西了,嘴里甚至喃喃自语着,“大根,大根,大根!”

牛大根本来正看着起劲呢,他的梨花干娘真的让他看到了不一样的一面,要不怎么说每一个人都是有秘密的,你能看见的永远是他的一面,而他的另一面却永远是你看不着的,现在的牛大根就看到了木梨花的另一方面,与平时木梨花给牛大根的形象完全不一样的一面。

而在听到木梨花嘴里再喃喃自语叫着自己名字的时候,牛大根再也忍耐不住,裤裆下面那根东西已经跟他提出了严重的抗议,要是再不安慰一下这个哥们,兴许它就要跟自己翻脸无情了。

他扒开豆角架,闷哼着嗓子道:“梨花干娘,你叫我啊,我来了!”

“啊——”噶然而止的声音,其实木梨花真的是想惊叫出声的,谁这个时候猛地出现一个人不害怕啊,这大晚上的,她这边正要到达那最高顶峰的时候,突然冒出一个人来,把个木梨花吓的,浑身一哆嗦,带着套子的紫茄子都掉到了地上,想尖叫出声来,但上马上她就意识不能叫,要是这一嗓子喊出去,全村的人都听到动静,那全跑过来不是看她木梨花的糗事吗,所以意识到不能叫的木梨花赶紧用一只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让那叫出来的声音硬生生地给憋了回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