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春梦了无骚

加入书签

木梨花和牛大根一唱一和的当然就是给木月月看的,但是眼见木月月就是不吱声,木梨花和牛大根下意识的互相看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睛里都能读出来,好象越是这样不说话的越不好对付啊!

“月月,你倒是说句话啊!”木梨花因为这个心中实在是虚,所以这个平时在自己闺女面前永远大嗓门说话的她少有的温柔下来,这个声音落了下来。

木月月就是那样沉默着不说话,木梨花实在忍不住了,这个脾气也不是一下两下就能改得过来的,她怒声道:“你哑巴了啊,说话,说话,给我说话!”

似乎这也是她印象中的娘形真象,木梨花这样一嚷嚷,木月月浑身一哆嗦,但是却好象很适应地开口了,“娘,我,我说什么啊?”

木梨花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个闺女真的是让她不生气都不行啊,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站起来就要去打木月月,还好这个时候牛大根在旁边的,当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木月月挨打了,赶紧的道:“梨花干娘,梨花干娘,你这是干什么啊?”

不过没等木梨花说话,那边木月月已经怯怯地道:“娘,你,你什么都没穿呢!”

“啊————”

一声尖叫,这个时候木梨花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光着身子可是什么都没穿呢,要是单独在牛大根面前,也许她就那么个啥了,反正她已经和牛大根有了那样的关系,该看的已经让人家看了,但是现在她忘了她闺女可就在她面前看着呢,赶紧的一缩身子,一腚子坐到木盆里去,水花四溅,一木盆的水这几下来回进去的好象都给整没一大半了,木梨花抱着身子,一副羞臊的模样,“大根,你出去!”

最后,牛大根还是在家住的,他让李桃花给撵出去了,这个还真没地方去了,木梨花和木月月都是心软之人,自然是没好意思把他撵出去,而他则顺势的就留下了。

木家有一铺炕,不大不小,住三个人也够大,最后安排了一下,木梨花让牛大根住炕头,她住中间,木月月则住炕尾,大夏天的,也不用盖什么厚被,就是下面铺上褥子,上面加盖一个薄被,把窗帘一挡,灯一关,整个屋子就黑了下来,大家都脱掉了衣服,牛大根是就剩里面的四角裤衩子,至于木家娘俩脱得剩什么那就不太知道了,屋里已经黑得什么看不见了。

“梨花干娘————”牛大根想说什么。

但是马上木梨花就打断了他的话,“别说话了睡觉!”

“梨花干娘,我————”牛大根不说出来觉得不痛快。

但是木梨花却根本不给他表达出来的机会,继续打断他的话,“好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木梨花这个时候实在不想让牛大根说什么了,她闺女木月月可就在一旁呢,要是真让他说出来,这傻小子说不上说出什么不着调的话呢,所以她是能堵就堵,能顶就顶,打定了主意,就是不让他说话,更想着明天一早就赶快让他滚蛋,这小子适应能力强,这大夏天的也冻不住死他,他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我可受不了这个啊!

没办法,牛大根两句话硬生生让人家给顶得咽了回去,最后只能哼哧了一声,“睡觉!”

长夜漫漫,夏日的夜凉爽舒服,正是睡觉的好时候,蚊香点上,没有蚊虫的骚扰,倒是好享受啊!

牛大根眼见木梨花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最后只能气呼呼地把眼睛一闭,睡觉!

寂静的夜晚,外面的月光因为窗帘遮挡的原因根本照不进来,但外面的窗户却没关,有纱窗的遮挡倒不怕蚊虫的进来,再说还有蚊香熏着呢,所以很是舒服。

半夜里,牛大根正睡得舒服,呼噜打得震天响,如果细心的人仔细看的话,绝对能够看到他盖着的一薄被子上被顶出了一个高高的隆起部分,而随着呼噜声,那个地方也在不停的上下起伏着,好象上面有什么东西让他一顶一顶跟着一顶似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