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吃你的脏东西

加入书签

木梨花的态度很坚定,你想都不要想,这傻小子现在真的是变成坏小子了,居然能想出这样的阴损主意,这是典型的不拿女人当人,作贱女人的做法,她木梨花才不能屈服于他的威胁之下,才不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眼见得木梨花的态度很坚决,牛大根也一时被她的气势所夺,小着声道:“梨花干娘,这也没什么啊,人家都能整,你怎么就不能整了呢!”

一句话就让木梨花听出了这个话里的破绽,她眉头一挑,昨天晚上他在自己家的时候还没有这样作贱女人的心思呢,怎么一个晚上之后这小子就有了这样的意思呢,按照这傻小子以往的想法,一定是有人教了他这么做他才这么做的,一想到这里,木梨花的心气也就顺了下来,因为这个想法让她对牛大根这样的做法有了一个很好的解释,也让牛大根在她心目中形象完美地保持了下来,反正不是他自己的主意就好,这证明这小子还是有点正义心的,谁家女人不喜欢自己的男人是个好人啊!

只是到底是谁教坏了他呢?指木梨花皱了一下眉头,突然问道:“说,谁给你小子这样整了啊?”

“啊,啊————”一句话问得牛大根一怔,嘴里一时打了哈哈起来,最后才艰难地吐出一句话,“没,没人啊!”

不是牛大根不想说,而是米翠娥嘱咐他不要在外面乱传他和她的关系,毕竟米翠娥也算有家的人,还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这种事情传扬出去毕竟是不太好,牛大根答应了她,但是他的原则是对他娘李桃花是不隐瞒的,对别的人,那就能瞒一点就瞒一点吧!

听他说话的样子,木梨花就知道这小子一定是跟自己藏了心眼,她直接一点面子也没给他,没好气地道:“你小子少在这跟我装啊,你的德行我还不知道,没人告诉你你能想出这个事来,说吧,到底是谁告诉你的?谁又给你做了这样的事啊?”

木梨花一句句话直指牛大根的内心,让牛大根想遮掩也遮掩不住啊,他嘿嘿一笑,哼哧着道:“什么事也瞒不了梨花干娘啊!”

此时,牛大根与木梨花脑袋挨着脑袋,互相咬着耳朵说话,怕的就是把一边的木月月给吵醒了,牛大根这么一哼哧,男人的气息直接打在木梨花的耳朵上,弄得她心头一荡,赶紧压下心中的想法,又反过来去咬他的耳朵道:“既然知道瞒不过我,那就直说了吧!”

牛大根本来也没有替米翠娥瞒死了心的心思,木梨花这样一问,他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乖乖的说了实话,又去咬木梨花的耳朵,感受着她身上脖子上脸上耳朵上都散发出来的阵阵幽香,不无迷醉地道:“就是咱村翠娥主任教我的了。”

“米翠娥!”木梨花嘴里喃喃念出了这三个字,都是一个村的,自然是谁不知道谁啊,米翠娥是什么人木梨花自然是心中有数,一个外村来的女人,不但在桃花村站稳了脚跟,而且当上了村干部,村妇女主任看似不大个官,但是那是分在什么地方,在别的地方不算个官,但在村里,这个村妇女主任可不是一般人想当就能当上的,起码村干部的威严不是下面平头老百姓能够比拟的,走到村里什么地方,谁不得点头哈腰的敬着人家三分啊!

更何况这个米翠娥怎么上的位木梨花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这个女人心眼子多着呢,也现实着呢,为了上位她攀上了李木生,可以说,在村里,所有人都知道米翠娥是李木生的女人,她怎么又看得上牛大根这个傻小子呢?

“大根,米翠娥那个女人能给弄这个,别糊弄我了啊?”木梨花有些不信,不过她也知道牛大根这小子吃软不吃硬,更受不得激,所以她采取了一个极端的做法,直接刺激牛大根这小子,那不屑的语气不看脸蛋只凭声音就能听出她此刻脸上是多么地精彩。

牛大根还着的就吃这一套,让木梨花这么一激,他顿时就不干了,怒声道:“她米翠娥怎么着了?她米翠娥就是金做银做的了,哼,她现在不但是我的女人,还乖乖给我吃那个东西,哼,要不然我怎么知道那样舒服啊!”

冷不丁一激动的牛大根自然的声音大了起来,木梨花脸色一变,有点作茧自缚的感觉,果然,牛大根这一大声,把一边睡得好好的木月月给吵得一下子从被窝坐了起来,赶紧的,木梨花一掐牛大根,两个人一动也不敢动了。

木月月似乎只是被牛大根给惊醒了一下,四下看了看没什么动静,她又直接躺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呼哧呼哧的睡觉喘息声又传了过来,证明了刚才只是一个小插曲,没有意外的发生。

木梨花把脑袋凑到牛大根的脑袋上,咬着他的耳朵道:“你小子整那么大声干什么?给我小着点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