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罩子与裤衩子风波

加入书签

当着自己闺女的面,一个男人说要自己换那贴身的罩子和裤衩子,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很丢人啊,更何况这个小子还不是个男人,就是个小屁孩子,在许山杏眼中牛大根真的是一个小屁孩子,这小子也就十八岁吧,在快到四十岁的许山杏眼里,这不跟孩子一个样吗?

“大根啊,晚上在家吃吧,兰子,别摆弄你那些东西了,都是给你买的,等晚上你随便吃,招呼客人,弄几个好菜去。”这个时候,许山杏不得不采取手段了,把自己的闺女支走就是最好的手段。

崔兰有些恋恋不舍地放开那满炕的好吃的,不管怎么说她才是孩子呢,面对如此好东西不心动那绝对是假的,“娘,做什么啊,咱家也没什么菜啊?”

“不用了,不用麻烦了,山新杏嫂子,我回家吃去!”牛大根表达了婉拒。

越是这样,人家越得让啊,许山杏热情地道:“那可不行,咱家不还有鸡蛋吗,上菜地里弄点韭菜,再宰点茄子豆角黄瓜什么的,啊————”

不怪许山杏迟疑,这都是素菜,在山沟里讲这都是毛菜,招待客人你上的都是毛菜那是看不起人的,起码得整几个肉菜啊,可家里没肉啊,兜里也没钱去买肉,只有几只下蛋的母鸡,许山杏一咬牙,“把那大花鸡给杀了,一会儿再弄个小鸡炖蘑菇。”

“娘,那大花是咱家下蛋的鸡啊,你不能杀啊!”崔兰一听这话就不干了,下蛋的鸡那杀了以后吃鸡蛋怎么办,要知道她家这几只鸡下的蛋可都不舍得吃的,攒起来拿到乡上去卖给崔兰上学用的,现在说杀就杀了,难怪崔兰着急了。

许山杏瞪了自己闺女一眼,她难道不知道大花是下蛋的鸡啊,可是这不是家里实在是拿不出手什么了吗,这人最重要的是什么,还不是这个脸面,做人不能没了脸面啊,几乎是咬着牙道:“去,给杀了!”

牛大根有些慨叹这娘俩生活好象是艰苦了一点,眼见娘俩为了一只鸡争论起来,他这好象是在其中起到了不好的作用,他赶忙的道:“好了,好了,鸡就不用杀了,那不是有现成的吃的呢,打开也能凑也个菜,兰子,赶紧的收拾收拾都拿出去。”

两大袋子里装的好吃的可是应有尽有,不光有小食品什么的,那郑水亮也是下了死手,什么火腿肠啊,罐头啊,牛肉罐头,鱼肉罐头,猪肉罐头,还有什么卤味,用真空袋装的什么鸡腿啊,猪蹄啊,鸡头,鸡爪子啊,甚至下酒的各样干豆腐啊,反正啥都有,要是凑合凑合的能弄十个八个菜出来。

“对,对,这有现成的,娘,不用杀咱家大花!”崔兰有些感激的看了牛大根一眼,逐渐的,她对牛大根的印象有些变好起来,一开始是对其逼走自己亲爹一事耿耿于怀,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也是听过村里的风言风语,那个事还真的不能全怪牛大根,她爹要负主要责任的,是她爹主动去调戏人家牛大根娘的,让人追上门来收拾也是犯到那了,只不过以前她不想也不愿意承认罢了,现在想来,错误有她爹的主要因素,而牛大根也不是那么太不是东西了。

崔兰抱了一大堆东西去厨房忙活,屋里就剩下牛大根和许山杏两个人,一时气氛有些僵硬,这个时候,牛大根居然又拿着那套罩子和裤衩子冲着许山杏道:“山杏嫂子,这是给你买的,你也试试合不合身啊,不合身还能换吧,这玩意好象是有号的。”

看着牛大根手里的东西,听着他嘴里的话,许山杏有些羞臊的脸蛋红了,这个小子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又当着女人的面问这个问题的吗,他又不是自己什么人,这种问题只有最亲密的有男女关系的人才能问得出口的,你一个外人怎么能问得出口,毕竟那东西可是女人最贴身穿的东西。

可是,这个拒绝的话又不好太直接说出口,许山杏总认为牛大根是个傻子,就是真的变聪明了,变得有脑子了,总不能一下子就成了好人了吧,这个脑子总要比正常人差了一点吧,他可能不太懂得人情世故,这一点也许她还是比较能理解的,既然这样就不能过分刺激他,有的时候还得顺着他一点,万一要是不顺着他,把他惹毛了,大好局面不是毁于一旦了吗!

所以,许山杏尽管这个心里羞臊得慌,可是还是没敢表现出来,而是打了一个哈哈道:“大根啊,不用试了,不用试了,正好,正好!”

也不知道牛大根是故意的啊,还是心里怎么想的,反正这个时候他却是出奇地强硬,“这个不行,啊呀,山杏嫂子,你这还没穿呢怎么就说正好呢,你这是糊弄我呢啊,不行,你得穿上试试,这正好不正好的,你说的不算,我说的也不算,一切都以事实依据说话。”

这小子好象真的不傻了啊,说话头头是道的,许山杏都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这小子难道是故意看自己的笑话,还是这小子色胆包天的想调戏自己,许山杏有些心里拿不定主意,也不由得开始对牛大根有些怀疑起来了,所以她顾不得脸蛋羞臊,直接地道:“大根啊,这贴身的东西换起来不太方便啊,等晚上没人的时候我再换,要是实在不合身,我就去找春兰换去,我不把商标弄掉,春兰还是能给换的。”

牛大根当然是故意装傻的,他这琢磨着让许山杏换上这一身罩子和裤衩子看看呢,但听人家这么一说,就知道自己的把戏怕是没有什么效果了,人家是坚决不换啊,也是的,许山杏还是一个比较传统正经的女人,再说她也不是桃花村那帮憋得够戗的寡妇女人,多长多长时间都没有男人,也没什么盼头,遇到他这样的男人自然主动送上门来,比如赵春花那样的,比如丁娟和张雅芳那样的都是这样的女人,但许山杏跟她们又不同,虽然她也憋了几年,可是她是有盼头的,她是有男人的,只要自家男人回来了,那不就什么都解决了,自然不会搭理牛大根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