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试试型号对不对

加入书签

李梅的话真是如晴天打了一声霹雳,震得牛大根直发蒙,主要是这个女人确实太猛了,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啊,也难怪,这个男人猛的时候女人矜持害羞,可是一旦女人猛的时候,这个男人也哆嗦,面对李梅的生猛,牛大根一时真的被震住了。

“那个,大梅姐,这,这样,就这样遛遛啊!”牛大根说话也有点不利落起来。

李梅撇了牛大根一眼,很是不屑地道:“啊,就这样遛遛啊,怎么着,你这个遛不出来,还是真的让我说对了,就是个银枪蜡头,中看不中用啊!”

一个男人,最不愿意听见的就是女人对自己那方面的不屑,这是男人的通病,别的地方可以说不行,可是在那种问题上绝对不能说不行,要不然你就不是一个男人,真的要说自己不是一个男人,那可是对男人最大的羞辱了,牛大根自从脑子清醒了之后,这个男人特征也直接爆发出来,在男人这个问题上他可是有着天赋本钱的,也是无往而不利的,在赵春花的身上,在两妯娌丁娟和张雅芳的身上,在木梨花身上,在米翠娥身上,在无数个女人身上,他都得到了验证,更得到了耀武扬威的霸道心理,所以在对待女人问题上,他是有值得霸道的本钱。

当一个顺风顺水的人遇到挫处折的时候,他想到的不是退让,而是前进,因为一贯的顺风顺水可是让他有了继续前进下去的本钱,这个时候的牛大根就是如此,面对李梅的挑衅,他只是一开始的震惊之后,立即就鼓舞起信心来了,“大梅姐,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也没别的可说的了,我还是那句话,啥话也别说了,嘴皮子的话那都是虚的,你看啥时方便?咱们对阵对阵,到底行不行的,咱们战阵上说话,是骡子是马的,咱牵出来遛遛。”

“好,够爷们!”李梅挑起了大拇指,牛大根的表现真的是很对她的脾气,这种时候还能说出这样硬气话的男人,不是本钱足那就是傻子了,牛大根以前是个傻子,但是现在可一点都不傻了,那么只有一个条件了,他是本钱足啊!

牛大根嘿嘿地傻笑了起来,“大梅姐,那咱们就开始吧!”

要说李梅虽然是个大咧咧的直性子,可也不是那种缺心眼的人,眼见得牛大根这样爷们,这样敞亮,她却有些迟疑起来,“就在这里?”

牛大根笑了,一开始李梅的生猛吓了他一大跳,但真到了这样的紧要关头,女人的矜持还是让她不如男人那样无所顾忌,敌退我进,这可是原则问题,牛大根见到李梅后悔了,他立马就跟上,“当然就是在这里了,怎么,难道你害怕了。”李梅一下让牛大根给叫住了,要说她还真是一个大胆开放的女人,可是再大胆再开放的女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都得迟疑一下啊,这可是大白天的,这可是就在家里头,那边自己娘正等着这小子呢,这小子就要干那个事情,一时真的有些难以接受,别看刚才她叫嚣得挺欢的,可是真到了关键时刻也有点发缩。

“大,大根啊,这里有点太着急了吧,万一要是我娘出来找不着你,出来找你不是什么都看见了吗,难道你不害怕啊?”李梅的本意是吓唬一下牛大根,想把他给吓唬住。

但是很显然她是真的没了解牛大根的本性,这个家伙是吓唬不住的,因为他本来的意思就是敢在这里这个时间段开整,反正他是不在乎这个事情的,所以想吓唬住他真的是找错方法了。

牛大根露出血盆大口,哈哈地道:“害怕个什么,大梅姐,不是你害怕了吧?”

想叫住人的人居然被人家给叫住了,这个时候李梅是进退两难,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这个脸色铁青一片难看,刚才还大大方方的李梅竟然变得支吾起来了,“我,我害怕个什么,我,我不是为你着想吗,这大白天的,还是在这种地方,让人看见了你没脸放啊!”

“大梅姐,这种事情我不怕的,反正我没娶媳妇,你不也没嫁人呢吗,这种事情怎么就没脸放了,我是不在乎的了。”牛大根就是不上道,反正就是把这个女人硬生生叫住了。

李梅想说什么,可是这个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个话还真的是实在不好说啊,偷眼一看,却是看见牛大根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不由得把心一横,事情是她提出来,人家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么她又有什么好害怕的,男人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又不是没见过,别看她李梅说出去是黄花大闺女,可是这种事情说是一方面自己可是知道自己究竟是个什么人的,心一横,她哼哧道:“好,那就让我尝试尝试你的型号到底是不是别人说的那样悬乎!”

牛大根微微一笑,很是自信地道:“这个我敢打包票的,包你满意!”

“这个说是不行的,用了才知道,啥东西都是吹得天花乱坠没有用。”李梅直接嗤之以鼻,这种事情你说行就行啊,你自己说了不算,像我们这种用的人说的才算呢!

“好,那就用呗!”牛大根自然是没有什么好害怕,他对自己有这个信心,最主要的是他在好多女人身上都拾到了信心。

“怎么着,就在这个地方了。”李梅办事那也是干脆利落的,既然同意了,那就直接开始行动起来。

牛大根也是一心想尝试下这个大胆女人的味道,也不讲究地方了,“大梅姐,我看就这里也行那,四周围有墙遮挡着,别人也看不见,你家也偏僻,一般没什么人来,要不进茅房里去,随便哪儿一靠,你叉开腿不就得了?”

“哈哈,人家都说守寡的女人急,没想到你一个小伙子也猴急猴急的。”李梅笑着道:“干这种事情怎么着也讲究点情调吧,让你说的,好象那种事情就痛快解决了似的,你也太没把我这个女人放在眼里了吧!”

牛大根一怔,还真的没想到在这种事情让女人挑理,他赶忙地道:“没,没有的事,大梅姐,我这不是想迅速解决了吗,那边我八婶子别等着急了,我可真没有别的意思啊!我牛大根一向都很尊敬女人的,你也知道我从小让我娘拉扯长大,对于女人我可是爱护都来不及呢,绝对没有一丝不把女人放在眼里的意思啊!”

“有没有那个意思反正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可就不说别的了。”李梅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牛大根这个时候也意识到这个女人怕不是简单的想挑出点理来,而是为刚才那个事敲打报复自己呢,这个女人真的是一点亏也不肯吃啊!鉴于这种情况,光说好话讨好她已经无济于事了,只能是拿出自己的本事来,这样的女人男人越软弱,她们越看不起,还不如男人强硬一点,这样她们还真的兴许不那么生气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