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桃花、梨花,片片花

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四章桃花、梨花,片片花

木梨花,与李桃花一样,都是桃花村本地人,同样也是爹娘双亡,嫁到外村克死了丈夫然后让婆家赶了回来,不一样的是她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闺女,弱质女人,桃花村的风气就是女人当家,没有男人,女人干男人的活,这让木梨花的女人如何撑得起来这个家,更何况她还带着一个闺女生活呢,还好她从小的时候就因为家与李桃花家挨着两女关系很好,就现在的话来说就叫闺蜜,闺中蜜友。

同时,她也是牛大根的干娘,从小看着牛大根长大的,这还不算,现在她还多了一个身份,那就是牛大根暗地里的女人,嘿嘿,她和牛大根之间已经发展成了那样的男女关系。

脚步声进了屋子,一道娇俏身影闪了进来,还没进门,已经吃吃笑道:“大根回来了,我看看,我看看,你小子又买什么孝敬你干娘了。”

牛大根乐了,“梨花干娘,进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香风一闪,木梨花走了进来,此妇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个头略比李桃花要高一点,瘦弱得好似一阵风就能给吹走,用骨感美来形容绝对不为过,一头长发就那样披散着,身上穿着是一身洗得都有些发黄的连衣裙,下面整个腿都露出来,瘦瘦的腿给人一种心疼的感觉,特别清冷的面容也让人不敢接近,但是有一个最显著的特点,那就是这个女人胸前一对巨大完全有些骇人听闻,简直是与她的骨瘦身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个头之大让人瞠目结舌。

不是说瘦弱的女人那个地方就小,就如村里那个刘秀芹,长得娇小玲珑的身材,但是那个部位却很是巨大,但是与这个女人相比那就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真的难以想象这么骨瘦如柴的身体上居然能发育出来这样茁壮得让女人嫉妒死,让男人眼馋死的家伙,桃花村第一大的名号那不是白白叫出去的。

而偏偏有如此雄厚资本的木梨花还穿着一件很小巧精致的紧身吊带背心,下面一条四角裤衩子,绷得那个地方形成一个凹陷地带,是个什么形状看得那叫一个清楚,腿上还套着一条连裤黑色丝袜,怎么看这个女人怎么有一股子性感的味道。

她这一进来,牛大根的眼睛就有点直了,呼吸就有点急促了。

李桃花看到如此情景,不由狠瞪了木梨花一眼,“这大白天的你穿这样干什么,不怕人看见啊!”

木梨花吃吃地笑了,扭捏着身子,摇曳多姿,特别是颤巍巍着她那桃花村第一大物事,那叫一个傲视群芳,本钱雄厚,“怕个什么,反正桃花村也没几个男人,再说了,我家就和你家挨着,我走两步就到了,怕个什么人看啊,人家大根知道孝敬你这个当娘的,却不孝敬我这个当干娘的,你不穿才让人家穿,我要是再不穿穿,安慰安慰我受伤的心,不是有泪都没地方哭去啊!”

上次买东西光给他娘李桃花买了,却没有给干娘木梨花买,人家这是挑理了,怪不得看着这么眼熟,原来这是他给他娘买的衣物啊,狠瞪李桃花一眼的同时,他嘿嘿笑道:“梨花干娘,上次我不是去的匆忙,就在龙潭村超市买的,我以为梨花干娘品位高,看不上眼的,这次我可是跑到乡里大商场买的高级货色,这不想着给你买回来了吗,嘿嘿,看看,看看,这个可都是高级货色,绝对不便宜啊!”

木梨花眼前一亮,赶紧上前去看了看了,果然,无论从质量啊,款式啊,还是包装上来看这都是高级货色,不由得喜笑颜开起来,刚才的怒气一下子消散得无影无踪了,吃吃娇笑起来,“啊呀,还是我大根干儿子好啊,什么时候都没忘了他梨花干娘,好,好啊!”

李桃花的嘴巴很是不屑地撇了起来,绝对是很不屑木梨花的狗腿行为啊,同时她也转而恶狠狠地瞪了牛大根一眼,刚才这小子还瞪自己一眼,这样的东西她能穿吗,为免浪费只好给木梨花穿了,难道这还有错啊,他是怨恨自己给别人了,不过想着想着,她突然又觉得有一股暖意,不管怎么说,在他的心目中,自己这个当娘的还是要比木梨花那个干娘要亲一些啊!

嘴里当然不能给他们一点面子,哼声道:“好了,别在这狗腿了,几件衣服就把你哄成这样了,你也太不值钱了吧!”

木梨花当然不干了,听了就吐出舌头做个鬼脸,很是一副小女孩子的样子,娇声道:“我说桃花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你装清高可不要把我带出来,人家大根好心好意的给我们买东西,你不但不给人家面子,反而说这个说那个的,你以为你这样就是清高啊,我告诉你,你就是装清高。”

牛大根听了这个解气,他对他娘李桃花当然不能说什么,可是自己热脸帖人家冷腚子总是感觉不舒服的,但人家当娘的,他却不好说什么,现在木梨花把他心中的怨气都给说出来了,他听了这个解气啊!

李桃花让木梨花说得这个恼羞成怒啊,不过木梨花和她是闺中蜜友,她又不好像教训牛大根一样去教训木梨花,只能气急败坏地道:“木梨花,你少胡说八道,这里没你的事,是我们娘俩的事,你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木梨花给了牛大根一个得意的眼神,然后吃吃笑道:“啊呀,桃花姐生气了啊,怎么生气了,我不过实话实说而已,用得着这样生气吗,你说是不是啊?大根。”

牛大根哼哧着道:“是啊,梨花干娘说得对,娘,你用不着生那么气啊!”

木梨花继续道:“桃花姐,你呀就是太古板了,人家大根也是好心好意的,你就是不领人家的情,现在大根这个脑子也好了,也有能耐了,你应该乐啊,怎么一天天的还板着你那老脸,我都替你觉得累得慌。”

牛大根点头大为赞同地道:“是啊,梨花干娘说得太对了,娘,你呀就是活得累!”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