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三女联手斗大根

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八章三女联手斗大根

面对米翠娥的落井下石,丁娟和张雅芳这对妯娌不但未恼火,反而都咯咯地乐了起来,她们来干什么来的,她们又不是那种还遮着掩着的大闺女,这个面皮上抹不开,她们来的目的就是牛大根,自然是不畏惧这种事情。

丁娟最是生猛,一把就顺势抓住了牛大根那湿漉漉的东西,嘤咛声声地道:“有手纸没有,这都擦擦啊,别那有人有什么妇科啥的把人传染了。”

张雅芳同样也是嘴巴不饶人,“就是,有的人私生活那不怎么太干净,这个了真的要防着点啊!”

“丁娟、张雅芳,你们才有病呢!”米翠娥当然听出那两个女人在指桑骂槐的就是自己了,不由得恼羞成怒,这两个女人嘴巴太损了,太阴毒了。

“哎呀,还叫上了,这有病就说有病,你嚷嚷个什么啊,我们说的是事实,你说是不是啊?老二家的。”丁娟这张嘴巴这个时候终于是发挥作用。

张雅芳这个时候成配角了,论撒泼的功夫她还真的不是丁娟的对手,于是就给丁娟打了一个下手,“是啊,大嫂,你这说的太有道理了,有的人啊就是没认清楚自己的情况,擦干净,赶紧的擦干净了,我们可怕传染上了,我这有湿巾,还是安全湿巾,正好用上。”

一唱一和,一杀人一挖坑的,这两妯娌那是配合默契,把个米翠娥说的是有那个脏病在身,却是气得她浑身都跟着哆嗦。

米翠娥一个人怎么是人家两个人的对手,打嘴仗这个事情人多有的时候就是力量大,加上米翠娥虽然嘴头子上不弱,可是人家两妯娌更是高手中的高手,一上来就败下阵来,她只能哼哧骂道:“你们这两个贱女人,你们,大根啊,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女人求助男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米翠娥整不过这两妯娌,自然是求到牛大根帮忙了,按照她的意思,我都是你的人,这个时候你不该为我做主啊!

牛大根这个时候当然身为一个男人不得不站出来说两句话,“好了,好了,丁娟大嫂,雅芳二嫂,你们就别闹了,怎么着,你们是我木生叔让来的?”

别看丁娟和张雅芳对米翠娥可以很不客气,但是对牛大根对不敢不客气,她们现在可是求着人家呢,两女对了一下眼色,却是都脱鞋直接上了炕,她们一左一右凑到牛大根身边,丝毫不把米翠娥放在眼里。

“大根啊,你小子可真不够意思,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哼,你可真让我们妯娌伤心,跟那个女人,却不跟我们,哼!”丁娟一出口就是嘴里一股酸酸的味道弥漫着。

张雅芳同样也是娇嗔道:“是啊,回来了也不找我们两妯娌,看来你是把我们两妯娌都忘到脑后了,还是有了狐狸精,就把我们个忘记了。”

米翠娥在一边自然听出她们两妯娌这个话里话外还是把矛头指向自己,不过这个时候她也有点听明白了,不由得很是鄙视地把嘴巴撇了撇,“啊呀,我当有人是良家女人呢,跑到这里指责人家不守妇道,原来说来说去的有些人真的是贱得让人恶心,早就跟人勾搭上了,还装纯情呢,切,还不是跟我一样,有什么资格说我啊!”

“米翠娥,我们两妯娌可跟你不一样,我们除了自己男人之外就跟了牛大根一个男人,我们跟牛大根是两情相悦,你除了跟你自己男人,跟牛大根之外,怕是最少还跟了一个李木生吧,嘿嘿,你这样的女人怎么跟我们相比,再说了,你跟大根在一起怕也不是你的本意吧,还不是李木生让你跟大根的,我都替你感到悲哀,跟了一个男人吧,还让人家给无情地抛弃了,不但抛弃了,还转手送给了别的男人,想想就有一种受伤的感觉,我都要哭了。”张雅芳这张嘴巴也是很不让人,不但不让人,而且还很伤人,把人伤得很深很深。

张雅芳出嘴了,丁娟那还等什么,直接炮轰道:“对啊,米翠娥,你真的应该找个没人地方去哭去,瞅瞅你找的男人吧,根本就没把你当做是自己的女人,而是把你当成货物一样,想送人就送人,我真替你悲哀啊!”

两妯娌的话一下子击中了米翠娥最柔软的地方,本来她还一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地想要跟那两妯娌斗个不休,但是这样一番话却说得她潸然泪下,真的是说到她心窝子里去了,李木生对她的伤害真的太深太深了,深得让她有的时候都不想去面对,根本不敢去想,真的想一想,自己到底在李木生眼里是个什么人呢?目前他的所作所为,渐渐地证明了一点,自己怕是在他心中一点地位都没有,并且自己在他眼中也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货物,可以送人的货物。

看着那边坐在炕上,光着身子就开始哭起来的米翠娥,一直攻势凌人的两妯娌丁娟和张雅芳也有点蒙圈了。

“这怎么还给说哭了啊?”丁娟真的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别看她撒泼骂人毫不客气,但真没啥坏心眼子,不是那种恶毒的女人,一见米翠娥让她们给说哭了,她的这个心也软了下来。

张雅芳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眼见真把米翠娥给说哭了,她也软了下来,“这是怎么说的,翠娥主任啊,你怎么还哭了呢,大根,大男人的,去安慰安慰啊!”

牛大根真的无语了,人是让你们给弄哭的,却让我去安慰,不过身为一个男人,当然不能那么小心眼地算计什么,他松开两女,又爬到一边将米翠娥搂在怀里,“翠娥姐,翠娥姐,好了,好了,别哭了,知道你委屈,可是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难道你跟了我牛大根委屈吗,要是跟了我牛大根你觉得委屈的话,你就哭吧!”

果然不愧是牛大根,一句话就让米翠娥止住了泪水,她擦了擦脸上泪水,哽咽地道:“我又没说跟了你委屈,我是委屈,我是委屈我这个命可真是苦啊,所遇非人,成了让人家随便送礼的货物。”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