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翻云覆雨

加入书签

窗外雨大起来,噼啪地敲打着窗棂。正也走不了了,祥子索安下心来享受马寡的的服务。话说间还有什么事能比这玩意儿更能解闷呢?说到底不过是一种高级动物。基本需求就是吃饱穿暖又可以做与。其他的一切都是赠品。

女们通常会埋怨无,只要不要。其实这是由的生理和心理特点决定的。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他们不可能永远关注着女的不快与绪。更不会时时刻刻去猜想女的心理。与女深着的时候全部心思都花在不同,的重心在事业。

并且有时候其实与无关,只是生理释放。如果世的女都能明白这一点,就会少为难自己一点。

此刻祥子无比享受地盯着趴在自己间的那颗颅,马寡正把自己的整根都吞没,长长的吞吐着。她的很滚烫。每吮一下祥子都舒服极了.祥子把住她的发,快速地在她里横冲直撞.马寡啊啊哦哦地哼着动的小曲,一面把丰挺的山送到祥子跟前,方便他摸捏.马寡很敏感,祥子每次揉捏她的肌肤时,她都会随着扭动躯,子直颤。有这样的应很好,祥子向前移动了些,让跪着的马寡离自己更近。随着马的尽心服务,祥子感到体内澎湃的那子随时都要冲出来。

便努力转移注意力,好使自己忍住想射的望。突然马寡的舔到了巨大的顶端。那种刺使祥子忍不住“啊”地一声喷了出来。一白的浓液喷撒进马寡的喉咙间。直接喷进她的胃中。马寡干呕几下,没吐出来。就抹了下巴,做出妩媚贪婪的表,骑跨在祥子磨蹭着。

“呵呵,婶,你的功夫还真历害。你很想要我干你是不是?”祥子坏笑着用力揉捏着她的丰挺。

她的奶特别丰腴,只是下垂得历害。祥子很容易就捉住它们狠狠把玩着。对待这样的女,他从来不会客,相他喜欢折磨这种女。他喜欢看她们在他下又痛又快乐的模样。

“啊,好疼。”马受不住那种疼痛终于发出声来。祥子特别满意她的表现。继续狠捏了几下才停止。他甚至将顶的大枣都拉长了。直到马脸痛苦的表严重得不行了,他才松开。马如释重负,但却感到极端的刺和。她全的与都被调动起来了,她感到自己快要疯狂了。

此刻祥子仰躺在炕席,也顾不得她家的炕席那黑不溜秋的肮脏样子。只是得意地看着马寡那种强烈盼自己进入的表。

“是啊,我就是想要你的大家伙进去。这里真的好想你啊。”马寡把手指放在下面自己抠弄着。“靠,真瘙啊!”祥子高兴地说。不知怎么回事,他既痛恨这种女,又享受她们带给自己的刺。喜欢她们的放得开。

这也是们都希望自己的老婆在外面像个淑女,在像个小的原因吧。心每天都在矛盾中挣扎抉择。

马寡自己抠弄了一会儿,脸越来越绯红。但是明显是一副不解的样子。祥子坏笑着把自己的二个手指伸进去,试探了一下,发现她下面的那张竟然很紧。可能是长期没有的关系。祥子感兴趣地加快了频率。马寡长短起来。体一扭一扭的。这么一扭一动祥子的神经又兴奋起来。马寡要死要活地呼道:“祥子啊,你太历害啦。俺受不了了。”祥子把手指出来,把自己的巨大对准她的子,地入了进去。里恶狠狠地说:“是吗?这样是不是更爽?”

“啊,是,是……”马寡的话已经说不完整了。因为她被那种巨大的快乐给淹没了。

祥子嗅到她胯间散发出来的浓烈的腥瘙味道。虽然刺鼻,但却很刺。这就是农村熟女最真实的味道了。

祥子又令她换了好几个体位。令祥子感到痛快的是,无论什么姿式,她都能配合他。两个天生的默契。这真是意外。

说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不过显然祥子这把钥匙可以开无数把锁。祥子一边草着,一边暗暗地想:看来还是农村好啊!这么方便。看来以后自己要多在农村呆一阵了。

那一祥子没有走,虽然马寡家又破又脏。但是马寡的怀抱很暖。入,祥子躺在马寡的怀里,脸埋在她的间。嗅着那里的香,心渐渐沉入另一个世界。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